• 大结局+《试问情深归何处》时瑶顾墨寒+全文在线阅读

    时瑶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大结局+《试问情深归何处》时瑶顾墨寒+全文在线阅读

    《试问情深归何处》时瑶顾墨寒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时瑶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时瑶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时瑶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顾墨寒不爱她,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

    弋江别墅。

    时瑶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顾墨寒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时瑶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时瑶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墨寒。”

    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

    “唔……”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让时瑶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眼角含泪,不敢将他推开,

    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哑然出声:“不要……”

    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

    “不要?”顾墨寒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时瑶的衣服,酒气很重,“你当初不要脸爬上我的床时,怎么没有说不要?”

    时瑶听后不再反抗,清澈的眼暗淡无光,就像一坛死水。

    顾墨寒看着身下如同死鱼般得女人,顿时倒尽胃口,将她甩开,去往浴室。

    时瑶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顾墨寒,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墨寒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顾墨寒,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床上。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顾墨寒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时瑶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时瑶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第二章 一场戏

    时瑶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顾墨寒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时瑶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顾墨寒的心头,顾墨寒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

    时瑶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顾墨寒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时瑶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顾墨寒却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顾墨寒离开后,时瑶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

    ……

    时瑶不喜欢雨天,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

    办公楼里,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忽而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你确定把时氏交给顾墨寒?”

    时瑶面色苍白:“他是最合适时氏的人。”

    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时瑶心底一颤,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

    “继续吧。”

    陆衍合上了电脑:“遗嘱以后再写,我陪你去医院。”

    “我没关系。”

    “时瑶!我不想说第二遍。”

    陆衍语气坚定,时瑶不好再拒绝。

    陆衍很早就是时氏的法务顾问,随着时氏的没落,他一直没有离开,在时瑶的眼里,他就和哥哥一样。

    市医院。

    检查后,医生告诉时瑶,随着病情的加剧,视觉、听觉、乃至神经中枢障碍,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可能会猝死。

    手术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

    陆衍安慰她:“你放心,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一定治好你。”

    时瑶含糊着应下,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只是她愧对父母,当初执意要嫁给顾墨寒,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如今她快死了,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

    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一抹熟悉地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时瑶心口一窒,看着顾墨寒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顾墨寒也看到她,只一瞬得停留,而后擦肩而过。

    “叫白医生过来,如果她出了事,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只听身后男人暴怒的声音,时瑶的身体微微颤抖。

    白医生,栖霞市最好的妇科医生。

    她换了重病,丈夫却抱着别的女人着急看妇科?!

    第三章 敢做不敢认

    是夜。

    时瑶躺在宽阔的床上,脑中隐隐作痛。

    高大的身影走进来,揭开了被子,将她狠狠压住。

    “你和陆衍去医院做什么?”顾墨寒质问地口吻。

    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游离在她的身上,时瑶的身体微颤,不舒服地将他的手移开。

    顾墨寒剑眉一皱,下一秒,翻身按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看着她:“长本事了?敢拒绝我?”

    时瑶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她强忍着手腕处的疼痛,低声道:“墨寒,我不舒服。”

    时久,视线才清晰,她心底害怕,她快看不见了。

    顾墨寒看着她迷茫的眼神,只觉得是在挑逗,眼底满是嘲讽,“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陆衍没能满足你?”

    “不……唔……”

    时瑶来不及解释,迎来男人不留余力的惩戒。

    完事后,时瑶只觉嘴里腥甜泛滥,她趴在床上,将嫣红隐藏在了枕芯中。

    顾墨寒从她的身上起来,穿戴整齐的衣服,基本上没有凌乱。

    他冷冷地看着床上如同死鱼般的女人,只觉倒尽胃口:“记住,不要和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时瑶瘫软在床上,想着今日顾墨寒紧张余霏霏的样子,心底一阵发痛。

    她将最美的青春给了他,从未逾矩半步。

    而他处处留情,身边女伴无数。

    到头来,却是她不忠不贞。

    ……

    翌日一早。

    偌大的大厅里,第一次迎来了客人。

    “表姐,只要你和墨寒哥离婚,当初的事我可以不怪你。”余霏霏坐在沙发上,依旧漂亮动人。

    时瑶一脸苍白,早不如从前美艳,她淡淡地看着余霏霏:“当初我酒里的药,是你亲自下的吧,你根本就没想过嫁给墨寒。”

    余霏霏单纯地眼眸却藏满了算计:“当初的事已经过去了,如今墨寒哥的心里只有我,昨天你也看到了,我一个小小的腹痛,他就急地恨不得将整个医院拆了。”

    果然!

    余霏霏没有否认。

    四年前,时瑶早就有此猜测,只是不敢相信。

    如今,她什么都明白了。

    当初顾家还没有如今这般庞大,余霏霏不想和顾墨寒结婚,于是给自己下药,闹了一出顾墨寒背叛的剧本。

    随后她转身悲愤至极的嫁给了上市龙头企业赵家的大公子赵玉林。

    “哪又如何?只要我一天是顾太太,你就永远是小三。”理清一切,时瑶也不再和余霏霏客气。

    余霏霏听到她的话,面色微微一僵,随即一笑:“你比我了解墨寒哥,他绝不会委屈自己心爱的女人,希望你别后悔!”

    时瑶镇定地送余霏霏离开,回想着她的那句话,身体摇摇欲坠。

    很快余霏霏的话就应验了,她在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车祸,撞她的车是时氏集团公司用车。

    时瑶深夜被顾墨寒叫到医院,才得知情况。

    “表姐,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病床上,余霏霏虚弱出声。

    顾墨寒凝眸看着她:“为什么派人撞她?”

    “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时瑶看着他冰冷的双眸,自嘲一笑。他怎会信?

    顾墨寒见状阴沉着将时瑶拽出病房:“我看你敢做不敢认!”

    就在这时,只听走廊不远处,一记苍劲有力的声音响起:“是我派车撞的她。”

    第四章 毫无尊严

    时瑶循声看去,走廊处,老人两鬓花白,慈爱地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爷爷。”

    “你受委屈了,孩子。”顾国涛由衷道。

    时瑶喉咙像是卡了一根刺,说不出话来。

    以前她是时家二小姐,连泪都不曾落过,根本不知道委屈是什么。

    如今,她选择了所爱之人,吃尽了苦,受尽委屈,已经习以为常。

    过后,顾国涛数落了顾墨寒一顿,说他不该鬼迷心窍为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责怪无怨无悔追随的妻子。

    顾国涛还调查了车祸,根本就是余霏霏自导自演的。

    顾墨寒知道后,却一句话也没说。

    时瑶了解顾墨寒,余霏霏故意制造车祸,他不可能全然不知,只是选择了漠然。

    余霏霏说的对,顾墨寒爱一个人,绝不会让其受委屈!

    时瑶的心里涩涩地。

    ……

    接下来连续一周顾墨寒都没有回家。

    时瑶在医院做化疗,陆衍陪在她的身边,眼看着她一头漂亮的长发被剪落在地,眼底满是心疼。

    “我是不是很丑?”时瑶靠着枕头问。

    “你是最美的小姑娘。”陆衍温柔道。

    小姑娘。

    时瑶眼中闪过一抹霞光,很快便消失了:“陆衍哥,你能帮我买一顶假发吗?最好是和我原本的头发一样。”

    标签:

    《试问情深归何处》时瑶顾墨寒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