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36721》叶初音楚修瑾在线阅读&全文

    啼哭中,男婴掀了下眼皮,吓得护士手一抖,差点把男婴摔地上。...

    《2236721》叶初音楚修瑾在线阅读&全文

    《2236721》叶初音楚修瑾

    “恭喜楚总,太太生了个男婴呢。”

    “哇哇哇——”

    啼哭中,男婴掀了下眼皮,吓得护士手一抖,差点把男婴摔地上。

    “怎么了。”

    “楚总,这、这孩子的眼睛,是蓝色的……”

    一夕间,所有人都知道,堂堂楚氏总裁,被戴了一顶超级大的绿帽子。

    “离婚吧。”

    一纸离婚协议甩上叶初音的脸。

    她颤抖,“阿修,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背叛你,我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是蓝眼睛……”

    “够了,别装了。”

    楚修瑾又扔出一纸亲子鉴定,“你知道我不爱你,娶你只是因为爷爷,这一年我只碰过你一次,你寂寞难耐去找男人,我能理解,离婚费我会给你一亿,签吧。”

    一个男人是要多不爱,才能对妻子的出轨表示理解?

    叶初音突然悲从中来,“阿修,一年,你对我,难道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么?”

    “没有。”楚修瑾俊颜冷漠,“给你三秒,签。”

    叶初音倏尔就心死了。

    “好,我签。”

    她提笔。

    不久,一道讥诮的身影走入。

    “呀,姐姐,不知道产妇是不能哭的吗,你这么哭,不怕哭瞎呀。”

    叶初音抬眸,看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楚修瑾心口的朱砂痣,叶妡儿。

    “出去。”叶初音面色冰寒。

    “干嘛,现在除了我,谁还能来看你这个荡妇呀?”

    叶妡儿讥诮,“对了,托你不知廉耻的福,楚老爷终于知道当初是自己识人不清,二话不说就同意阿修和你离婚呢。”

    “我没有背叛阿修!”

    “哈哈,你当然没有,你只是被迫当了荡妇而已。”

    “什么意思?”

    “呵呵,听不懂么。”

    叶妡儿灿笑着,“阿修爱的人是我,却不得不娶你,所以他从新婚夜就策划好了,找个老外来和你圆房,他足足等了十个月,就是为了等你产下混血男婴的这一天。”

    “姐姐开心吗,你之所以被骂荡妇,全是你心爱的男人所赐。”

    “你还傻傻签了离婚协议,真是蠢得无可救药呢。”

    就像是一道雷劈下,叶初音面色惨白,“不会的,阿修不会这么对我……”

    她疯了一样打楚修瑾的手机,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把她拉黑了。

    “哈,姐,你现在信了吧,好好坐月子,可别落下病根呀。”

    叶妡儿讥笑地走了。

    叶初音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这期间,唯一陪伴她的是那个蓝眸的男婴,他的眼睛是那么漂亮,尤其眼尾微扬的弧度,像极了楚修瑾。

    可他怎么就是一双蓝眼睛。

    悲伤过后,叶初音决定让自己忙碌,她之前学的婚纱设计,就找了份设计师的的工作。

    这一天,服装师进来说,“小音,有个客人看中了你设计的婚纱,但有个细节需要修改,你去看一下吧。”

    “好。”

    叶初音来到了大厅。

    三面环镜的试衣台前,大拖尾的婚纱闪亮,却不及叶妡儿的笑容明媚。

    叶妡儿显然也看到了她,在微愣之后,就是扬起更大的笑容,“姐,没想到这款婚纱是你设计的,我和阿修准备下个月结婚,你可一定要来啊。”

    <1>

    第2章 吻

    结婚。

    叶初音只觉耳膜刺了一下。

    而更刺的,是她的眼睛。

    沙发那头,楚修瑾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英俊如斯,他从杂志抬眸,但只一眼就又垂首,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姐,你不帮我来改婚纱吗。”叶妡儿笑笑地走进了更衣室。

    叶初音只能跟上。

    待门关,叶妡儿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姐,我觉得这胸部的设计有点紧,你帮我改大一点吧。”

    叶初音瞥了眼叶妡儿的胸,浑圆饱满,沟壑深邃。

    叶妡儿又笑,“呵呵,我之前听人说这胸被揉的越多,就会变大,果然是真的呢,这阵子,阿修不到半夜都不肯放过我,我觉得自己的胸真的从C升到D了呢。”

    叶初音从不知道,这种羞耻的事也能拿出来炫耀的,而她的心也成功因叶妡儿痛了。

    但叶妡儿显然更深谙如何往人伤口上撒盐,突地伸出一只手,摸了下叶初音的胸,讪笑说:

    “姐,你最近在哺乳期,貌似胸也变大了呢,不过听说喂完奶胸会下垂,你还是赶紧找个男人来摸摸你,否则真垂到地上,又带了个野种,怕是只能嫁个糟老头了呢。”

    “你做什么!”

    叶初音一把挥开叶妡儿的手。

    而她其实也没用多少力道,但就是让叶妡儿尖叫着往后跌去。

    地上恰好有个收纳盒,里面有大头针之类,叶妡儿跌在上面,瞬时整个胳膊全是血。

    “阿修,阿修!”

    叶妡儿的哭声,成功把楚修瑾引来。

    楚修瑾看着叶妡儿手上的针,一双寒眸,冷冷射向叶初音,“你推的妡儿?”

    “我没有。”

    叶初音刚反驳,叶妡儿就抢白,“呜呜,阿修,我只是说了几句你最近对我很好,姐姐就不开心了,她还说后悔和你离婚,要把你抢回去,呜呜,阿修,我好痛呀。”

    楚修瑾这次的眼神是憎恶的,“叶初音,让你做了一年楚太太还不够么,还说什么要把我抢回去,你凭什么,凭我对你的厌恶么。”

    “……”

    叶初音面色惨白。

    她知道楚修瑾不喜欢自己,可她做错了什么,那个被他设计生下蓝眸野种的人,难道不是她吗?

    他不是该愧疚么?又凭什么用言语羞辱她?

    就像是深埋的火山爆发,叶初音眼眶通红,猛地走到楚修瑾面前。

    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狠狠吻了下去。

    <2>

    第3章 抢男人要多难

    男子的唇瓣微凉,带着清冽的味道。

    叶初音从不知道男人的唇也可以这么软,可他的心为什么就这么硬。

    有眼泪从叶初音眼角滑落。

    楚修瑾沉眸去扯她的胳膊,但舌尖尝到一股涩意。

    推她的动作一顿。

    女子羽睫含泪的模样,就这么栖息在他的瞳仁里。

    “阿修!”

    “叶初音,你怎么这么贱!”

    叶妡儿狠狠地拽住叶初音的头发,用力一推,“谁准你强吻我老公的,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叶初音扶住墙,看了看气红眼的叶妡儿,又看了看一脸冷沉的楚修瑾,自嘲一笑:

    “楚总不是问我要怎么抢回你吗,如你所见,一个女人要抢一个男人,有多难,就算不能让你爱上我,让你和我妹妹心里生根刺,我也开心。”

    说完,叶初音头也不回离开。

    然而,有时潇洒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在第三天,叶初音一进办公室,就发现同事的眼神充满了诡异和鄙夷。

    而她的桌上,全是她和不同老外的床照。

    叶初音知道那是ps的,可旁人不知道。

    尤其那些照片里,还混杂着她抱小宝在小区楼散步的照片。

    她哄小宝时的笑容,以及小宝那双蓝色的眼睛,都被拍得很清楚。

    【贱人,背着老公偷人,还生了个野种,现在来勾引我老公,你怎么这么贱!】

    血色的字印在照片的尾角。

    叶初音浑身发寒,她知道,这是叶妡儿做的。

    “叶初音,你被炒鱿鱼了,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么不检点的女人。”

    “记得把你那些床照收走,就算是身材好,也别这么爱现,有本事脱光了游街,肯定有很多男人等着上你,就是小心别得艾滋。”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叶初音想去死。

    之后的一个月,叶初音但凡找到新工作,第二天,保证同样的照片被散布到公司。

    她愤怒,愤怒到颤抖。

    她决定报警。

    可警察一听她要告的人是叶妡儿,就一脸鄙夷。

    “叶妡儿?就是那个要和楚氏总裁结婚的女人?”

    “那你就是楚总前妻啊?你给楚总戴绿帽子的事我们也都耳闻啊。”

    “所以你该不是想故意讹钱吧?”

    “总之你这种女人的报案我们是不会接的,你快走吧。”

    叶初音终于知道什么叫投路无门。

    失魂落魄走在街上,突然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她的面前。

    叶初音吓了一跳,也是认出,这是楚修瑾的车。

    车窗摇下,司机欣喜道,“太太,太好了,真的是你,楚总醉了,能不能麻烦你送他回家,我母亲突发心梗,我必须立即赶去医院。”

    叶初音面无表情,“陈伯,我已经不是太太了。”

    司机尴尬了一下,“抱歉,叫习惯了,但叶小姐,你能不能帮帮我?我老母亲年纪大了,我真的很怕她就这么去了。”

    话到这份上,叶初音只能答应。

    但她一点都不想送楚修瑾回家,她甚至盯着他醉酒的脸,迸射出浓浓的恨。

    他,毁了她的名声,让所有人以为她是荡妇。

    而他心爱的白月光,表里不一,让她连工作都找不到。

    叮铃铃。

    楚修瑾放在车垫上的手机响。

    来电显示是叶妡儿。

    而手机屏的屏保,是他和叶妡儿的婚纱照。

    照片里,叶妡儿笑得那么灿烂,亲吻他的脸。

    所以,他们凭什么将幸福建立在伤害她之上?

    五指紧紧一攥,叶初音握紧方向盘,朝着自己家开去。

    <3>

    第4章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小姐,你回来了。”

    保姆怀里正抱了个男婴,男婴抓着奶瓶正在喝奶,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在看到叶初音时亮了亮。

    叶初音眼底泛柔,虽然这孩子带给了她一场噩梦,但终归血浓于水,她难道把他丢掉么。

    将楚修瑾扶放进沙发,叶初音道,“张嫂,明天正好周末,你现在就下班吧。”

    保姆狐疑地看了眼楚修瑾,又看了看怀里的男婴。

    怎么感觉这一大一小,五官轮廓有点像啊,尤其这眼尾的弧度,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叶小姐,这个男人,是小宝的亲生父亲么?”

    “不是。”

    叶初音嗓音微沉,明显不愿多说。

    保姆也不多问,把男婴交给叶初音,离开。

    叶初音给男婴洗了澡、换了尿布,接着哄睡着。

    回到客厅的时候,手机铃再次响起,依旧是叶妡儿。

    叶初音眸子冰冷,走向沙发上的楚修瑾。

    他的眉头因为醉酒而轻拧,可灯光打下,只让人忍不住想要抚平他的眉宇。

    她曾经就是被这张脸所惑,却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血,竟这么冷。

    她弯身去解他的衬衫扣,然后把自己的衬衫也脱了,再拿起楚修衍的手机,点了视频录制键。

    她趴在他的身上,亲吻他的唇。

    锁骨。

    胸膛。

    曾经这一刻她幻想过很多次,楚修瑾某天,会因为她的爱,也爱她。

    可整整一年,他睡在次卧。

    她煮的晚餐,他从来不吃。

    她端的牛奶,他也从来不喝。

    他从不碰她为他准备的任何东西,甚至叫她,不要进他的房间。

    而她怎么这么蠢,竟然以为在这场冷漠的婚姻里,他会多看她一眼?

    好傻,真的好傻。

    可为什么又有眼泪流出来。

    叶初音猛地摁断录像键,把最后几秒剪切掉,然后发给叶妡儿。

    不是很幸福么。

    那就,也尝尝她心塞的滋味。

    关机后,叶初音准备穿回衣服。

    可手腕却被猛地一拉。

    她愣怔,对上一双有些失焦的黑瞳。

    他看着她,又似没有看着她。

    而下一瞬,她的后脑勺被扣住。

    微凉的唇,附上她的。

    叶初音呆住。

    “妡儿……”

    唇瓣开启间,他溢出一道喉音。

    叶初音猛然回神。

    她挣扎地撇开脸,男子却顺势咬住她的脖颈,然后大掌滑入她的衣衫。

    “不……楚修瑾你放开我……”

    她推他,反被他翻身压入沙发。

    当痛意传来。

    叶初音讽刺地笑了。

    他终于碰了她,却是把她当成了叶妡儿。

    标签:

    《2236721》叶初音楚修瑾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