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674365》顾若辰叶希今日更新

    她不敢在门口等顾若辰,怕被他的同事看见,便拐了个弯,一瘸一拐地去停车场找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

    《15674365》顾若辰叶希今日更新

    《15674365》顾若辰叶希

    叶希满头大汗走来,仰望着律师事务所高大肃穆的廊柱,局促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她不敢在门口等顾若辰,怕被他的同事看见,便拐了个弯,一瘸一拐地去停车场找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

    蹲在车门前,不知过了多久,车“滴滴”两声,解了锁。

    叶希急忙转头站起来,喊了句:“三哥。”

    走过来的男人长身玉立,看见她的一刻皱了眉。

    叶希从破旧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保温饭盒,迎上去:

    “我今天做了你喜欢的油焖大虾……”

    她知道,每次开庭,他总是会忙得忘记吃饭。

    顾若辰站在原地,目光不悦:“我说过,让你不要再送了。”

    闻言,叶希脚步一顿,哑声解释:“可是……你的胃不好。”

    顾若辰视线下落,那捧着饭盒的手瘦而粗糙,很难让人相信它来自一个刚十九岁的女孩。

    “和你无关。”

    他冷声拒绝,扫过她皱巴巴的衣服,不耐道:“不如把钱存着给你奶奶买药,或者学点文化。”

    叶希双手一僵,笨拙到只能用无措的眼神看着他。

    她存了给奶奶买药的钱,但学习的费用太高,她根本负担不起。

    顾若辰收回眼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三哥。”叶希看着那淡漠的侧颜,心底泛酸。

    “帮你奶奶打赢官司的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你没必要三天两头的过来谢我。”

    顾若辰打断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已经烦了。”

    风轻云淡的五个字像是冰刺狠狠捅进叶希心里,让她全身都好像被冻僵。

    三年前,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被车撞倒,肇事司机却以奶奶的拾荒车违停为由反咬一口。

    是顾若辰帮他们打赢了官司,最后也只是象征性收了十块钱的律师费。

    那年,她十六岁,不知道从哪儿听人叫顾若辰“三哥”,于是她也跟着叫他“三哥”。

    这一叫,便再也改不了口。

    “三哥,你尝尝……”叶希不敢碰一尘不染的豪车车门,伸长手想再将饭盒递给他。

    顾若辰已经升上车窗,发动了车子。

    饭盒被挡在玻璃窗外。

    叶希张了张嘴,可心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阻断了呼吸。

    “嘭”的一声,手中的饭盒因为颤抖摔落在地。

    饭菜四零八落。

    叶希紧紧揪着衣服,唇色泛紫地大口喘息。

    车轮将散落在地的虾碾碎,而后离开了停车场。

    顾若辰睨了眼后视镜,里头越来越小的人捂着胸口弓着身,好像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他蹙着的眉又紧了紧,终是收回了视线。

    好一会儿,叶希才满头冷汗地缓和了不适感。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呼吸困难,但她也没在意。

    叶希蹲下身,捡起饭盒,收拾干净后落寞离开。

    刚回到胡同口,一群孩子就围了过来。

    绕着她,拍着手叫着:“小瘸子,小瘸子变大瘸子……”

    叶希从一开始的伤心大哭到熟视无睹用了十年时间。

    穿过狭窄又潮湿的巷道,她进了一个被废纸废瓶子填满的小院子。

    叶希将所有不好的情绪都丢掉,才脆生生地朝屋里喊:“奶奶,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满头白发的叶奶奶拄着根断了一小截的拐杖走了出来。

    叶希上前扶住她,想问她有没有按时吃药,却听叶奶奶叹了口气:

    “希希,顾律师要结婚了。”

    第二章 别再来找我

    叶奶奶的话像是一道响雷在叶希脑子里炸开,冰凉的寒意再次袭来。

    顾若辰要结婚了?

    叶奶奶想安慰她几句,可叶希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天空漆黑,路灯昏黄。

    叶希站在顾若辰的公寓楼下,仰头凝望着那扇亮着灯的窗户,渐渐红了眼。

    带着暖意的光芒和三年前的顾若辰一样,照进了她的心底。

    那年她十六岁,因为叶奶奶的事,蹲在医院走廊里无助痛哭。

    就在那时,顾若辰将一份热腾腾的饭菜递给她,声音温和:“要哭也得先吃饱。”

    叶希头一次在除了奶奶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温暖。

    顾若辰也是第一个没有嘲笑自己跛脚,愿意接受自己的人。

    过往的记忆像是电影在脑海中回放,也给了叶希上楼的勇气。

    站在门口,她迟疑了几秒后才抬手敲了敲门。

    等待的短暂时间让叶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门开了,顾若辰见是她,眼底掠过丝诧异:“你怎么来了?”

    叶希哑声问:“奶奶说你要结婚了。”

    闻言,顾若辰愣了瞬,剑眉微拧。

    “以后……我还能去给你送吃的吗?”叶希颤声问。

    顾若辰眉眼冷漠:“很晚了,赶紧回去。”

    说完,他后退了一步就要关上门。

    叶希心一窒:“三哥,你再等等我好不好?我一定会让自己变的优秀。”

    她望着他,眼神里是她没察觉的哀求。

    顾若辰看着她,忽然越过她走到电梯口,按下了电梯:“回家吧。”

    这句话,抽掉了叶希所有力气。

    她紧攥着衣角,一瘸一拐地走进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顾若辰的脸也随之消失。

    叶希还没来得及去为他的驱逐和冷漠伤心,心口的刺痛伴随着窒息如浪潮将她淹没。

    她捂着胸口,面色煞白地呼吸着。

    狭小的空间好像将疼痛翻了倍,叶希抱紧双臂,孤独地挨过了折磨。

    电梯门打开,叶希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孩站在电梯口。

    小孩好奇地看着叶希,突然指着她说:“妈妈,她是个瘸子哎。”

    女人将孩子拉近自己,目光嫌恶:“看她浑身脏兮兮的,离她远点。”

    叶希只当做没听见,可出去后却看见那扇窗户已经不亮了。

    那对母子的话回荡在耳畔,她蹲下身,泪水莫名就漫了满脸。

    霓虹灯随着夜深更加璀璨。

    不知过了多久,叶希才慢慢站起来准备回家。

    车的探照灯忽然从背后打来,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

    车窗下降,顾若辰眉目冷峻:“上车,我送你回去。”

    闻言,叶希一愣,顿觉受宠若惊。

    她扯了扯衣服后小心地坐上了车:“谢谢三哥。”

    顾若辰没有答话。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叶希几次想问他结婚的事,可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来。

    终于,顾若辰率先开了口:“我要搬家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叶希眼眸一震,手不觉收紧:“因为我吗?”

    她仅有的一丝侥幸被顾若辰轻吐的一字打破。

    “对。”

    第三章 配不上他

    叶希不记得之后两人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车。

    只记得回过神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地站在胡同口。

    周围一片死寂,顾若辰那声“对”再次出现在她耳畔。

    他搬家就是为了躲她……

    叶希眼眶微热,心里好像被塞满了棉花,堵的难受。

    她仰头望着夜空好一会儿,直到飘起细雨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

    原以为叶奶奶早就睡了,可屋子里那暖黄色的灯光让叶希鼻尖一酸。

    奶奶在等她。

    叶希抹了把脸,深吸了口气做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才走进去。

    叶奶奶半睁着双眼坐在椅子上,见她回来了才松了口气。

    “奶奶。”叶希慢慢走过去坐下,好像找到了依靠。

    叶奶奶拿起干毛巾,轻轻擦着她的脸:“希希,放弃吧,咱们配不上顾律师。”

    闻言,叶希唇角一僵:“为什么配不上?”

    叶奶奶爱怜又心疼地看着她:“他家境好,学历高,工作又体面,咱们拿什么跟他配啊。”

    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利刃在叶希心上划着口子,可每一句话又真实得无法反驳。

    她刚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抛弃,是奶奶捡到她,把她养大。

    她没有学历,高中读了一年就辍学去打工,又因为跛脚只能在饭店里做洗碗工。

    无论哪方面,自己都配不上顾若辰。

    带着无奈而自卑的情绪,叶希辗转难眠到了天亮。

    她给叶奶奶做好早餐后便出门上班,途径电器店时,脚步因为电视中的顾若辰停了下来。

    屏幕里面的他意气风发,眉宇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

    叶希唇线微动,目光又看向橱窗玻璃反光中的自己。

    那瘦弱憔悴的人像这城市的一抹灰尘……

    良久,叶希转身跛着脚继续走。

    饭店后厨。

    一同干活的陈阿姨看叶希一天都无精打采的,忍不住问了句:“小叶,今天怎么愁眉苦脸的?”

    叶希垂眸叹声:“喜欢一个人好难。”

    闻言,陈阿姨爽朗一笑:“有啥难的,我和我家那口子也是这么过来的,喜欢的话不去追,光唉声叹气还不如别喜欢了。”

    “可他很有钱……”叶希眸光黯淡。

    陈阿姨嗐了一声:“喜欢不是这么算的,换做有钱的是你,你还会说这种话吗?”

    听了这话,叶希愣了愣,忽觉茅塞顿开。

    等事一忙完,她带着省下来的菜又去了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外,和同事办完事的顾若辰正好回来,身后突然一声“三哥”,让他神情一沉。

    一旁的同事转身看去,笑着调侃:“她这么锲而不舍,你就收了吧。”

    顾若辰眉头紧蹙,冷着脸走了过去:“你有完没完?”

    叶希看着他,脸不知是被晒得还是紧张得,涨的通红。

    终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字字道:“顾若辰,我喜欢你。”

    叶希几乎将所有的勇气都汇聚在这一刻,只为能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

    而此言一出,同事惊诧不已,忙看向顾若辰。

    顾若辰眼底一片寒冰:“你又在胡闹什么?”

    叶希心紧了紧:“我是认真的。”

    顾若辰深吸了口气,似是压下了怒火,他攥住叶希手腕,拉着她上了车。

    “你再这样我只能告诉你奶奶,让她来管教你。”

    叶希急于解释,可脸陡然一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顾若辰一怔:“你怎么了?”

    胸膛的钝痛让叶希声音都带着丝颤抖,也突然想自私地撒个谎:“我生病了,活不久了。”

    然而顾若辰根本不在乎:“这是我最后一次送你。”

    简短的话刺的叶希心狠狠一抽:“三哥,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顾若辰眼神透出丝不耐:“你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上就是最好。”

    一路无言,叶希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顾若辰,而他的目光却没有一瞬给自己。

    车终于停了下来,顾若辰抿了抿唇:“下车。”

    叶希没动作。

    顾若辰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就将她拉了下来。

    “三哥!”叶希看着顾若辰的背影,红了眼。

    然而他也只停留了一瞬,最终跟着车子消失在了转角。

    半晌,叶希才挪着僵硬的腿走回了家。

    可每走一步,晕眩感就越强烈,喉咙也像是被灌了岩浆一般灼热。

    直到看到院中正在整理废纸的叶奶奶,叶希才张口唤了声:“奶奶……”

    刺眼的鲜血顺着嘴角淌出一条血线,在叶奶奶惊恐的目光下,她轰然倒地失去了意识。

    一片朦胧中,叶希只听见奶奶在跟别人说话。

    “医生,你救救我孙女,她才十九岁,不可能得这个病的……”

    “法洛四联症是遗传性的,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医生的话如同一颗炸弹,掀起了叶希心中惊涛骇浪。

    她,真的快死了?

    第四章 借钱

    一连好几天,顾若辰都没有在律师所外看到叶希。

    松了口气的同时,他又不自觉地有些担忧。

    但转念一想,叶希的行踪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回到家,窗外雨声淅沥,搅得正在梳理案件资料的顾若辰有些心烦意乱。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来,他眉一蹙,起身去开门。

    当看见门外是消失了好几天的叶希时,顾若辰脸上划过一抹诧异。

    叶希苍白地脸上漾出一个欣慰的笑:“幸好三哥还没搬走。”

    顾若辰面色一沉:“你又来干什么?”

    眉梢眼角的不耐刺的叶希心一紧:“我来……借钱。”

    闻言,顾若辰愣了。

    他知道她家艰难,可这几年叶希从没向自己借过一分钱。

    顾若辰抿抿唇:“为什么借钱?”

    叶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病例单,声音嘶哑:“三哥,我真的生病了。”

    似曾相识的话让顾若辰眸光一暗,同样的把戏还要玩第二次。

    “如果你奶奶知道有一个撒谎成性的孙女,你觉得她会开心吗?”

    顾若辰对病例单视而不见,后退了一步便要关门。

    叶希瞳孔一紧,突然伸手抵在门框,十指连心,挤压的剧痛瞬时扯着心炸开。

    “你疯了吗?”

    顾若辰语气冷厉,却又多了丝微不可察的急切。

    叶希紧咬着下唇,将疼痛死死咽了下去。

    见此,顾若辰眉头深锁,一抹复杂掠过有些烦乱的心。

    叶希喘了几口气,本就苍白的脸更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她忍着痛,堪堪开口:“三哥不愿意借,是怕我还不起吗?”

    面对她一再的无理取闹,顾若辰眼神骤冷:“是,你还不起。”

    低沉的声线像是冰锥,刺在叶希心口,痛得她无法呼吸。

    良久,叶希才扯了扯酸苦的嘴角:“原来是这样,我的确……还不起。”

    自己能活多久还不知道,难不成还要给奶奶留下一屁股债吗?

    悲凉无奈的话让顾若辰心里有些沉闷,却还是沉默以对。

    叶希揪着病例单,眸光黯淡:“那你搬家的时候,我来帮你。”

    闻言,顾若辰眼底顷刻染上分疏离:“不用。”

    说完,不再给她任何机会地关上了门。

    面对将自己隔绝在外的门,叶希眼眶渐红。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拒绝自己的不知是顾若辰,还是活下去的希望。

    标签:

    《15674365》顾若辰叶希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