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爆小说《水中月,心上人》简知漫墨庭深全文在线阅读

    男人微抬着下巴,面色冷淡,矜贵俊美,哪怕已经两年了,但现在每一次看他,简知漫心跳仍旧会加快几分。...

    火爆小说《水中月,心上人》简知漫墨庭深全文在线阅读

    《水中月,心上人》简知漫墨庭深

    她羞涩的垂下睫毛,心里想着怎么和男人开口说她怀孕的事。虽然两人只是协议结婚,随时都可能分开,但孩子毕竟也是他的。

    “庭……”

    “把下周五的时间空出来,”墨庭深忽然开口,嗓音清冷,“去民政局,离婚。”

    简知漫愣住,半响回不过神来。

    为什么这么突然?一点预兆也没有,甚至他们昨晚才彻夜纠缠过。

    墨庭深推开伫在眼前的女人,直接要离开。

    “那如果,”简知漫忍不住开口,眼底藏着期待,“如果我意外怀孕了呢?”

    墨庭深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语气十分笃定:“你怀孕了。”

    简知漫害怕起来,撒谎道:“没有,我说假如……”

    墨庭深表情仍旧阴冷:“那就打掉。”

    简知漫心里一疼,她追着墨庭深高冷的背影,卑微地轻声问:“庭深,我们在一起这两年,你对我就没有过一点……”

    “没有。”不听她说话,墨庭深直接打断了简知漫的话。

    简知漫闭上眼睛,心底一片冷凉。是她奢望太多了。

    但离婚就离婚吧……反正当初的协议,就是这样写的。

    他付钱,她配合,等到他想结束了,那他们就必须立马结束。她没有选择权。

    只是,简知漫看着这栋住了两年的别墅,她舍不得。

    没等简知漫整理好心情,墨庭深的秘书就先来了,开口便说要带简知漫去医院,做孕检。

    简知漫慌道:“我不去,我没有怀孕,我……”

    “简小姐,您配合一下,别让墨先生操心,您知道,他喜欢懂事的。”

    两人结婚时,墨庭深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简知漫听话的。

    简知漫还是去了医院,她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藏不住了,但她也真的,很想留下孩子。

    等待检查结果时,简知漫忍不住给墨庭深打去电话。

    两遍以后,电话才被接通,是一个女人接的。

    “你好,庭深在洗澡,不方便说话,有急事的话,我可以转达。”女人的声音温柔自信。

    简知漫顿了一下,语气轻柔,话语内容却暗含尖锐:“我要说的话,不方便让别人转达。”

    别人两个字让女人笑了,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嘲讽。

    她没说话,但电话那边传来高跟鞋走路的声音,跟着是浴室滑门拉开,以及花洒的簌簌水声。

    “庭深,有个女人要和你通话,说急事,不方便让我这个别人转达那种。”

    水声停了,陆霆言的嗓音传来:“别管她,你也不是别人,是我最爱的女人。”

    女人道:“我知道,那这个电话……”

    “挂了。”

    电话随之被掐断。

    “简小姐,结果出来了,您怀孕六周,可以做药流。这是药,现在吃吧。”秘书把药丸和水一起递过来。

    简知漫抬起眸,黑眸干净明亮,又绝望死寂:“我要流掉的,是墨庭深的孩子啊,是他的亲骨肉啊,他就这么不在乎吗?连说句话,都不肯……”

    秘书毫无动容的看着简知漫,只说:“简小姐,你该吃药了。”

    简知漫看着那药,鼻尖仿佛闻到了令人作呕的药片气味,她一把挥开了药丸,发狠似的,再次给墨庭深打去电话。

    电话还是那个女人接的,她笑着温声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简知漫捏紧手机,一字一字,清晰无比的说:“我就是告诉你,我怀了墨庭深的孩子。”

    第2章 她不配

    打完电话,简知漫更加坚定的拒绝吃流产的药,秘书软硬兼施的威胁了几句,简知漫不为所动。

    反正墨庭深就要和她离婚了,她听话不听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她现在听话,墨庭深就回到她身边吗?

    简知漫捏紧了手指,她不得不承认,如果墨庭深现在出来,告诉她听话,然后他们就可以不用离婚了,那她一定……会真的听话,打掉这个孩子。

    她就是这样卑微的爱着墨庭深,爱着那个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的男人。

    没多久,秘书接到了墨庭深的电话。

    他就在不远处接听,简知漫清楚的听到他详细平静的向墨庭深说明刚刚发生的事。

    电话那边墨庭深不知道说了什么,秘书点点头,应道:“是。”

    挂了电话,他朝着简知漫走过来。

    “墨先生说,”秘书毫无感情的说,“既然你不愿意做药流,那就手术做人流。你放心,我会给你安排无痛。”

    简知漫用力道:“我说了,孩子我不打!”

    秘书根本不理会她,拿着手机,开始和医生联系,准备手术。

    简知漫按住自己的小腹,心跳急促,恐惧而慌乱。

    她真的不想流掉这个孩子,这是她的血肉啊!

    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做,才能保住这个孩子?

    奶奶!

    简知漫想到了墨庭深的奶奶,她一直想要抱重孙,一定不会让简知漫肚子里的孩子被打掉的。

    简知漫躲在洗手间里,迅速给墨奶奶打了电话,说明自己意外怀孕,但是要被墨庭深打掉的情况。墨奶奶说她马上过来。

    挂掉电话的同时,一个护士在隔间外敲门说:“简小姐,你该做手术了,快出来吧。”

    简知漫拖延道:“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心理准备好吗?我现在很怕。”

    护士没回应,她出去问了秘书,随后进来带话说:“给你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后,简知漫还是不愿意出去。

    她在洗手间僵持了近半个小时,最后被两个强壮的护士从隔间里拖了出去。

    耗了这么久,秘书的脸色开始不好看起来,他冷声说:“简小姐,你现在真的是很不识相。”

    简知漫没有应话,只在心里乞求奶奶快点到。

    “带进手术室去。”

    护士把简知漫拖上了手术床,脱掉她裤子,拿着工具就要动手。

    简知漫慌道:“等等,不是说无痛的吗?怎么不给我打麻醉?”

    这样就能再拖一会了。

    医生冷冷说:“无痛取消了。”

    说完,她将机械往前一伸……

    嘭——手术室的门这时被墨奶奶一把推开。

    “住手!谁敢动我重孙我就跟谁没完!”她带着人进来,很快把简知慢带离手术室。

    “墨老太太,”秘书上前说,“您别这样,是墨先生要打掉这个孩子的……”

    “你闭嘴!”墨奶奶呵斥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马上打电话给墨庭深,就说……就说我要被他气死了!让他马上给我滚过来!”

    吼完秘书,墨奶奶又让人带简知漫去做检查,一定要确保她的重孙没有事。

    又半小时后,墨庭深来了。

    他身旁,还跟着一个高挑窈窕的女人。

    看到那个你女人,墨奶奶脸色立马就黑了,冷声道:“原来是你回来了。”

    安明雅,墨庭深的前女友。

    安明雅唇边含笑,优雅得体,垂着精致的眉眼,一副恭顺的样子:“奶奶,好久不见。”

    墨奶奶不理她,看着墨庭深说:“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你才要打掉你自己的孩子?”

    墨庭深黑沉的眸子盯住简知漫,眼底全是锋利。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背着他去告密。这种下作的打小报告的方式,他最是厌恶。

    “奶奶,您难道不觉得,简知漫这样卑贱的女人,不配给我墨家生孩子吗?”

    第3章 从来没有过

    墨奶奶道:“她是不配,但那也是也我墨家的血脉!你要是嫌弃她下贱,当初就不该碰她!”

    这话让墨庭深脸色登时阴沉。

    他和简知漫的肉体关系,始于一场醉酒。现在那是墨庭深这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误之一。

    安明雅轻声开口:“奶奶,您别这样说。毕竟人都有生理需求,简小姐不过是帮了庭深忙而已。”

    言外之意就是,她简知漫不过是个暖床的工具。

    墨奶奶冷笑:“你倒是大方。我现在不管你们说什么,反正她肚子里的孩子,必须给我生下来!等孩子出生了,这个女人你们想如何处理随便,但在这之前,她必须安然无恙!”

    简知蔓忍不住嘲讽一笑,原来不仅是个暖床工具,还是个生子工具。

    她抚着自己小腹,默默咬紧了牙齿。

    墨庭深看了垂头的简知漫一眼,眸底全是深沉的暗光。

    “下周五的事,别忘了。”

    刚刚说话的,下周五离婚。

    简知漫心里又是一疼,她心酸道:“好……”

    墨庭深又带着安明雅走了,两人依靠在一起,郎才女貌,气场契合。

    不像她,在墨庭深面前,只有卑微和渺小。

    现在回想婚后平淡的那两年,简知漫只觉得那既像一场梦境,又像一个笑话。

    知道简知漫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康以后,墨奶奶将简知漫带到了老宅,派了两个佣人,名义上说是贴身照顾她,实际上只是在监视她,确保她肚子里的孩子万无一失。

    周五,离婚的时间。

    简知漫提前等在民政局大厅。

    足足一个小时以后,墨庭深才姗姗来迟,他身边,依旧跟着安明雅。

    安明雅在车里等他,下车前,墨庭深吻了吻安明雅的额头,动作轻柔,像是对着什么珍宝。

    简知漫想起她和墨庭深缠绵时的那些夜晚,从未有过温存,只有掠夺和粗暴。的确只是发泄,而不是情事。

    墨庭深走进来,看也不看简知漫,径直到里面,拿起笔便在事先准备好的文件上签字。

    简知漫垂着睫毛,面色苍白,她紧紧握着笔,落笔之前,她忍不住又一次问:“墨庭深,两年了,你对我,真的就没……”

    “从来没有。”像上次一样,墨庭深连话都不愿听完,便直接打断,“你再问一万遍,我也是一样的答案。”

    墨庭深放下笔,转眸,平静无波,也没有半点感情。没留恋,没有恨意,平静得就像是在看没有任何意义的空气。

    “因为你根本不配。”

    简知漫手指一抖,笔尖颤抖的写下了扭曲的名字。

    等她签好字,墨庭深立马就走。

    他的绝情让简知漫心里忽然涌出来一股恨意和不甘,她大声道:“墨庭深!”

    可墨庭深脚步丝毫不停,身形挺拔,径直出了大厅。

    简知漫起身想追,被秘书拦住。

    “简小姐,识相点。”秘书说,“墨先生已经不想看到你了。”

    简知漫脑子里都是愤怒和不甘的情绪,她失控道:“可我还怀着他的孩子啊!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秘书嗤笑了一声:“简小姐,你是不是把你自己的位置看得太高了?你以为你肚子里怀着的,算什么东西?”

    算什么东西?

    这可是墨庭深的亲骨肉啊!在他眼里,就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算的东西吗?

    秘书又道:“简小姐,我不妨提醒你一句,别以为墨先生会让你有机会,拿孩子去威胁他。你肚子里的东西,他迟早是会销毁掉的。”

    东西,销毁……每一个词,都透着彻彻底底的绝情。

    简知漫浑身发冷,冷到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她才知道,原来她在墨庭深眼里,连个笑话都不算。

    第4章 打到她认错为止

    简知漫昏昏沉沉的被接回老宅,或许是情绪起伏太大,当天晚上她就发起了高烧。因为怀孕,不能随便吃药,只能让女佣给她物理降温。

    但一直没有效果,反而越烧越厉害,一量体温,已经三十八度半了。

    女佣怕出事,叫来了墨奶奶,问她怎么办,要不要送医院。

    墨奶奶冷脸道:“送医院去干什么?她现在怀孕,不能吃那些西药,对孩子不好!”

    女佣看了看烧得满脸通红的简知漫,无措道:“那简小姐的高烧怎么办……”

    “去拿冰块来。”墨奶奶说。

    女佣有些吓到,用酒精和凉水降温是正常的,用冰块就只会加重病情啊。

    “快去啊!”墨奶奶冷声命令,根本不顾后果。

    女佣没有发言权,只得听话的去取冰块。

    果然,用冰块覆过了简知漫身体后,她的高烧不降反升,竟然烧到了三十九度。

    再这样下去,就得出人命了。

    墨奶奶看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松口让去医院,并且连连骂了好几次简知漫不争气。

    简知漫被送到医院,折腾了一夜,才从高烧转到低烧,医生好意的小心提醒墨奶奶。

    “孕妇的确是不感冒生病最好,但如果不幸病了,还是要及时来医院就诊,拖延下去,对孕妇和胎儿都不好。现在科技发达,有很多孕妇可以的温和药物。”

    墨奶奶固执己见道:“是药三分毒。我不会让我重孙受到一点点的不好影响。”

    至于这个女人如何,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是个卑贱的蝼蚁。

    简知漫昏睡了半天才醒。

    标签:

    《水中月,心上人》简知漫墨庭深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