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非良人》陈扶莺陆贺玦更新全集

    赤白的灯光照的陈扶莺眼睛疼,她无力的用手背遮挡了一下。...

    《你非良人》陈扶莺陆贺玦更新全集

    《你非良人》陈扶莺陆贺玦

    她快忍不住疼痛了,化疗让她骨头里冒冷气。

    没有打麻药,因为她麻药过敏。

    医生是年长的女性,叹息一口气,“还有三十分钟,这次也没有家人陪同吗?”

    陈扶莺没回答,一个人失神的望着墙角。

    她早就孤家寡人了,母亲死后那个家里容不下她,嫁给陆贺玦之后那个男人不爱她。

    疼痛让她逐渐神智飘散,她最终忍不住疼痛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

    响了很久他才接通。

    “陆先生,我生病了,你……”

    她想问问他能不能来看看她,结果他很快的打断她的话。

    “会死吗?”

    他在乎她的生死,这个念头让一切疼痛从她身上抽离,她有点委屈了。

    像是找到依靠,“会的。”

    陆贺玦没有停顿的签了一份文件,“到时候我会给你备一副棺材的,或者是骨灰盒。”

    她沉默了,那边却利落的挂了电话。

    疼痛让她昏厥过去,仿佛坠入没有边界的深渊。

    醒了之后她回到跟陆贺玦的房子里,黑灯瞎火的,陆贺玦并没有回来过。

    病情折磨着她,让她情绪一度糟糕,她坐在客厅里,再次给他打电话。

    清醒的陈扶莺并不是个温柔且好对付的人。

    “你在哪儿?为什么不回家?”

    开口就是质问,这才是他们相处的常态。

    陆贺玦与赵明羽面对面坐在餐厅里,他烦躁的接起她的电话。

    “陈扶莺你知道你很讨人厌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小时以内你要是不回来我就给你母亲打电话。”

    “你威胁我?”

    冷峻的男人眉头直皱,身边气压一瞬间就低了。

    咫尺之间的赵明羽清晰的听见他们的对话,她状似安慰一般的把手搭在陆贺玦的手腕上。

    “贺玦哥哥,扶莺姐姐可能有急事呢?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走夜路也可以的。”

    陈扶莺心道一声绿茶精,随后直接挂断电话。

    片刻之后,陆贺玦回来了,身边还带着赵明羽这个小尾巴。

    赵明羽刚一进门,陈扶莺一指门外,“滚出去。”

    陆贺玦皱眉,还未发话,赵明羽开口了。

    “贺玦哥哥,没关系的,虽然扶莺姐姐靠着她母亲对伯母的救命之恩,挟恩以报才跟你结婚,但是我知道她是真的喜欢你。”

    她低头,一副被欺负了的小可怜样子,“我没关系的,既然姐姐不喜欢我,我走就好了。”

    她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陆贺玦握住了手臂。

    “明羽,这个家还轮不到她当家做主。”

    他这话意有所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非要跟她对着干。

    陈扶莺脸色不太好看,苍白的肤色显得眼睛又大又黑。

    陆贺玦以为她生气了,莫名觉得心里有点痛感。

    可是,这女人恶毒,拜金,不择手段,他怎么可能心疼她呢?

    陈扶莺走到赵明羽面前,伸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第二章 做什么白日梦呢?

    “想做陆夫人,等我死了以后吧。”

    她面带讥笑,“就凭你,你算个什么东西?”

    陆贺玦一手攥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让她痛苦难忍。

    他阴翳的看过来“陈扶莺,你过分了。”

    她忍住疼痛,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意,“你是第一天知道吗?”

    她还嚣张至极的怼赵明羽,“绿茶婊,还不滚?等着我把你的脸打对称吗?”

    她又凶又坏,张牙舞爪的要揍的赵明羽一个满脸开花。

    陆贺玦头疼的把她限制在怀里,对赵明羽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疯狗就爱乱咬人,我还是叫司机送你回去吧。”

    赵明羽可怜兮兮的小脸欲言又止,最终跟着司机离开。

    转身之后她脸上的可怜瞬间变为阴冷,像一条蛰伏的毒蛇。

    然而陆贺玦一手关门,一手把陈扶莺按在门上。

    他并没有注意到赵明羽的变化,一心想解决眼前的女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烦得很,然而陈扶莺却勾着他的脖子凑近他。

    “我想你喜欢我,跟我一起生活。”

    陆贺玦一手推开她,“这辈子不可能。”

    他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支烟,“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他看物品一样在她身上扫视而过,“我给你叫几个过来怎么样?一定可以满足你。”

    陈扶莺自顾自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她跨坐在他腿上,缓缓解开衣扣,“我对小陆总的技术比较满意呢。”

    男人阴沉了眼,拿开她摸到腰间的手,只淡淡一句。

    “别碰我,我嫌你脏。”

    脏。

    他嫌弃她脏。

    陈扶莺愣了一下,随即凶狠的吻在他的唇上。

    柔软相触,陆贺玦失神一瞬。

    他用力推倒陈扶莺,“砰”的一声,她后腰狠狠撞在茶几冷硬的边角上。

    他站起来,在她身上投下一片阴影,“陈扶莺,你太让我恶心了。”

    说完他大步离开,一声关门的声音,他不知去向,隔绝了有她的地方。

    陈扶莺沉默下来。

    她拖着受伤的身体,晃晃悠悠回了那间住了三年的客房。

    门一打开,她一个人收拾好自己,没多久收到一条消息。

    是一张照片,里面陆贺玦拿着冰袋,心疼的给赵明羽冷敷脸上的巴掌印。

    陈扶莺把自己抱成一团,她知道赵明羽想要什么。

    四年前陆贺玦跟赵明羽的未婚夫发生车祸,陆贺玦重伤昏迷,而赵明羽的未婚夫当场身亡。

    她根本不爱陆贺玦,她是想复仇,她在报复他们。

    陆贺玦得了应激创伤,失去了一大段的记忆,其中有车祸的,更多的是关于陈扶莺。

    脑癌发作让她头痛欲裂,在痛苦中她昏倒在床铺上。

    她梦到了陆贺玦出车祸那天。

    他本来是要对她求婚的,他连婚戒都买好了。

    她慌张无措的看着他满身的鲜血,那个男人却忍着疼痛,一手遮住她的眼睛。

    “我的乖女孩,不要看。”

    他说,“别哭,我心疼。”

    突如其来的,睡梦中的陈扶莺泪流满面。

    她想用力抓住他的手,却突然从梦中惊醒,伸手一抹,手指上大片的眼痕。

    陆贺玦,你真的心疼吗?

    叮咚一声,赵明羽又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是一个地点与时间。

    陈扶莺妆容精致的赴约,整个人看起来气场十足。

    没人知道她已经病骨支离,时日无多。

    她矜贵的往赵明羽面前一坐,先声夺人,“说吧,你想做什么。”

    赵明羽褪去在陆贺玦面前的伪装,整个人阴翳又病态。

    “把你手里陆氏的股份给我。”

    陈扶莺横眉冷竖,冷笑一声,“你做梦呢?”

    赵明羽淡笑一声,看起来像个变态一样。

    “陆贺玦最近身体还好吗?”

    这话意有所指,陈扶莺瞬间反应过来,“你下毒了?”

    赵明羽吹了吹刚做好不久的红指甲,“陈扶莺,你不给我,我有的是办法,当年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她冷眼看过来,“你大可以去说,但是谁信你呢?”

    在陈扶莺带着恨意的目光中,她笑着开口。

    “毕竟,我只是个柔弱又胆怯的受害者啊。”

    “你恨我吗?”赵明羽笑着问她,然后一手握住她拿着餐刀的手。

    陈扶莺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歹毒的想过,为什么赵明羽没有在那场车祸中身亡?

    她以为赵明羽会握着她的手给她一刀,她刚想甩开她的手,万万没想到,赵明羽握着她的手给了自己一刀。

    第三章 你下毒了?

    陈扶莺妆容精致的赴约,整个人看起来气场十足。

    没人知道她已经病骨支离,时日无多。

    她矜贵的往赵明羽面前一坐,先声夺人,“说吧,你想做什么。”

    赵明羽褪去在陆贺玦面前的伪装,整个人阴翳又病态。

    “把你手里陆氏的股份给我。”

    陈扶莺横眉冷竖,冷笑一声,“你做梦呢?”

    赵明羽淡笑一声,看起来像个变态一样。

    “陆贺玦最近身体还好吗?”

    这话意有所指,陈扶莺瞬间反应过来,“你下毒了?”

    赵明羽吹了吹刚做好不久的红指甲,“陈扶莺,你不给我,我有的是办法,当年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她冷眼看过来,“你大可以去说,但是谁信你呢?”

    在陈扶莺带着恨意的目光中,她笑着开口。

    “毕竟,我只是个柔弱又胆怯的受害者啊。”

    “你恨我吗?”赵明羽笑着问她,然后一手握住她拿着餐刀的手。

    陈扶莺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歹毒的想过,为什么赵明羽没有在那场车祸中身亡?

    她以为赵明羽会握着她的手给她一刀,她刚想甩开她的手,万万没想到,赵明羽握着她的手给了自己一刀。

    陈扶莺惊异的看着赵明羽捂住胸口的伤处倒在地上,最后她轻轻的以只有陈扶莺能听到的声音问了她一句话。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她有,为了那个爱她的未婚夫。

    陈扶莺惊慌失措间去查看她的伤势,却被人一脚狠狠的踢开。

    陆贺玦如同看蛇蝎一样的看她,“陈扶莺,我没想到你居然能对明羽下这种毒手!”

    他弯腰抱起赵明羽,大步走出去。

    只留给她一句话,“我们离婚吧。”

    呵!因为赵明羽,他要离婚?!

    陈扶莺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他离开的方向。

    “你做梦去吧!”

    她眼中折射出浓重的水光,但她依旧像个骄矜的公主一样走出去。

    很晚陆贺玦才回来,陈扶莺正在睡觉,只觉得一股大力把她从床上拎起来。

    “砰”的一声,她跌落在地板上,迷蒙睁眼,看见陆贺玦如厉鬼索命的脸。

    “离婚协议书,签了。”

    一叠装订好的纸张迎头砸在她的脸上,她拿起来一看。

    赫然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她当场撕碎,“想让我放你自由?让你跟赵明羽那个小贱人在一起?”

    站起身,她在对面的镜子里明晃晃看到自己恶毒的嘴脸。

    “等我死了之后都不可能。”

    陆贺玦脸色阴沉,他一把掐住陈扶莺的脖子,把她按倒在床上。

    “你怎么不去死呢?”

    他看着她,眼睛里一点爱意也没有。

    陈扶莺虚张声势的伪装突然就维持不下去了,只觉得心尖上被人砍了一刀。

    疼的她六神无主,突然就掉了眼泪。

    滚烫的泪水落在陆贺玦的手腕上,他像是被开水烫到一样猛的松手。

    跟陈扶莺认识这么久,他第一次见她哭。

    哭的他莫名其妙的心碎。

    “你这个样子做什么?”

    他皱眉,心里烦的很,面上也都是不耐。

    良久,陈扶莺只听见男人一句,“我不爱你,别白费心机了。”

    标签:

    《你非良人》陈扶莺陆贺玦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