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悔当初盼来生》苏蕴墨九洲by全章节免费阅读

    一袭素袍的苏蕴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莫悔当初盼来生》苏蕴墨九洲by全章节免费阅读

    《莫悔当初盼来生》苏蕴墨九洲

    邱国,将军府。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一袭素袍的苏蕴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婢女夏荷端着一盅黑漆漆的药汁过来,面色担忧看着她。

    “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

    苏蕴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墨九洲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嘴里的苦涩蔓延至胸腔,让她心口堵得难受。

    入夜,月色清冷。

    苏蕴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的圆月,心情五味具杂。

    墨九洲上次来她的梧桐苑,也是这样一个月圆之夜。

    但那,已经时隔三月有余。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健硕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杂夹着刺骨的夜风。

    苏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绣着腾云的黑色靴子时,生生顿住。

    “阿洲,你回来了……”苏蕴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温婉地站了起来。

    正要上前迎去,墨九洲却径直与她擦肩而过,只留下一阵清冷气息。

    “怎么还没睡?”他嗓音淡漠。

    苏蕴绞着帕子的手顿了顿,轻声道:“睡不着,赏月忘了时间……”

    墨九洲自袖中拿出一个用帕子包裹着的雕花玉簪,随手放在了桌上。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淡声道。

    苏蕴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欣然,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墨九洲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苏蕴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墨九洲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苏蕴脸色苏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情人之物在敷衍自己?

    墨九洲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因为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为将军。

    “明年生辰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管家说,让他去添置。”

    墨九洲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褪了身上的袍子便直接进了内室。

    苏蕴看着他的背影,心涩无比。

    阿耀,你可知道,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个生辰……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翻腾,连带着气血上涌。

    苏蕴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然后将头微微仰起。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做过无数遍一般。

    不一会儿,素苏帕子染上了朵朵红梅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大夫说过,血流得更频繁,她的身体便愈发糟糕。

    只有北极之境的药王谷,方有一线治愈希望。

    苏蕴不想去那寒北之地,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墨九洲。

    她怕自己离开了邱国,这府上的将军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墨九洲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生死与共上过战场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中的血止住,苏蕴将沾血的帕子扔进香炉中烧尽,随后进了内室。

    合衣躺在墨九洲身侧,她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在他的后颈中,抬手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

    “阿洲,抱抱我……”苏蕴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今日累了。”墨九洲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移了移身子。

    凉意顿时蔓延至苏蕴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最后的温暖而已……

    第2章 此生只要你一妻

    翌日清早,厢房萧瑟。

    苏蕴醒来之际,墨九洲已经不在梧桐苑。

    只有桌上那断裂的玉簪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曾经来过。

    她吃了药,在院子里舞剑修心。

    纵使身体虚弱,她也没有丢了每日练剑的习惯。

    苏蕴曾是武将之女,战乱之时父亲病亡,她替父从军上了战场,浴血奋战中救了墨九洲一命。

    那一救,让墨九洲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

    平定动乱,苏蕴卸下武装换回了女子红装,被墨九洲八抬大轿风风光光迎进了府。

    只是曾经每日都有墨九洲陪她舞剑作乐,如今却只有她独自一人了。

    “啪嗒”

    刚舞剑没多久,一股暖流毫无征兆地从苏蕴鼻腔中滑落,滴在了锋利的剑刃上。

    她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婢女夏荷吓坏了,连忙搀扶着苏蕴进屋休息。

    眼见鼻血滴落不止,夏荷慌忙找手帕给她止血。

    看到那放至着断裂玉簪的鸳鸯帕,夏荷没有多想直接拿起来准备放至苏蕴鼻翼下。

    “谁许你拿这帕子的,给我烧了!”苏蕴甩开她的手,眼底的苦涩和愤怒交织。

    夏荷从未见她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连忙端来火炉,然后打开盖子。

    苏蕴没有任何犹豫地拿起那鸳鸯帕扔了进去,顿时火光四肆虐,一阵黑烟从炉中徐徐升起。

    “你烧给谁看?!”墨九洲的声音骤然传来,一身戎装的他雷厉风行走了进来。

    苏蕴被那火炉中的浓烟呛得连声咳嗽,无根无暇搭理他的质问。

    在外顺风顺水受人尊重的墨九洲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他一怒之下直接拽住苏蕴的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直视这一看,却让他当场愣住。

    “怎么流鼻血了?”他的语气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担忧和惊慌。

    墨九洲想要亲自帮苏蕴擦拭鼻血,却被她先一步转身躲开。

    一旁的夏荷看不下去,忍不住道:“墨将军,夫人她……”

    “夏荷!”苏蕴冷喝一声,警告她少说两句,随即轻描淡写道,“刚才舞剑磕了鼻子而已。”

    墨九洲看着苏蕴这寡淡的表情,心情不由得变得烦躁。

    “轻轻磕一下就流鼻血,好歹上过战场的人,何时变得如此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苏蕴替父从军那些年,杀人无数,令敌军闻风丧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大邱国最英勇的女将士。

    在墨九洲眼中,她亦是朵不折不扣的铿锵玫瑰。

    是啊,明明那么强悍的一个女人,怎么就变得这般弱不禁风了呢?

    苏蕴强忍着情绪,拿起旁边的特效药膏放至嘴中。

    药香缭绕,印衬着她苍苏中透着病态的脸庞,让墨九洲拧了拧眉。

    “有个事跟你说声,前些日子我平定西北动乱,圣上除了珠宝奖赏之外,还许了婚约,让我月底将清雅公主迎进府中。”他的语气斟酌了一番,缓缓开口。

    像是一道惊雷劈下,苏蕴怔怔看着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墨九洲在外面有人,并且身份尊贵,只要他不带回将军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要借圣上旨意将那个女吖吖吖吖吖人带回来?

    “蕴儿,你我征战沙场,生死与共,我墨九洲此生只要你一妻足矣!”

    “蕴儿,海可枯石可烂,但我对天发誓此情终不变!”

    曾经的誓言还在耳畔回响,可说话的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却已变了心。

    此生那么长,如今才短短六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苏蕴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强忍着未让泪水淌落。

    墨九洲看着她那模样,有些心虚地补充道:“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纵使她是公主,也只能做个侧室。”

    第3章 不再是他唯一

    “墨九洲,洞房花烛夜时,你说过要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可还记得?”苏蕴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墨九洲被她咄咄逼人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带着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举国上下,哪个将军不是三妻四妾笼络权势?我这六年只有你一人,你还不知足吗?”他的语气有些冲,连带着那些许愧疚之意都散了不少。

    苏蕴蜷紧五指,指甲近乎掐进了掌心。

    “待我明年生辰过后,再娶她可好?我只需你再陪我一年……”她做了退让,嗓音中带着卑微。

    墨九洲眸光微闪,不明苏这个女人话中的深意。

    不管怎样,他对苏蕴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这个女人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为了他卸下兵权武装洗手作羹汤,又曾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又冷清的性子,早就已经让他腻了。

    清雅公主蕙质兰心善解人意,又是当今圣上胞妹长公主之女,身份尊贵无比却独愿做他的解语花。

    一个平定动乱的镇国大将军,又怎会舍得这样一个掌上明珠久等自己?

    “她已经怀孕,身为公主,我断不能让她的孩子没名没分。”墨九洲做了决定,大步走出了梧桐苑。

    “怀孕?”苏蕴震得手一抖,顿时丧失了力气般瘫坐到了地上。

    墨九洲和那个女人已经有孩子了……

    月底。

    整个将军府挂满红绸,枯树上也挂了喜庆灯笼,热闹非凡。

    除了苏蕴居住的梧桐苑依旧冷清,与府上格格不入。

    苏蕴坐在凉亭中,听着主厅方向传来的喧嚣歌舞声。

    婢女夏荷端着药汁走来,看着自家主子这模样格外心疼。

    “夫人,该吃药了……”

    “扔了吧,以后都不吃了。”苏蕴哑声说着,眸光空洞。

    夏荷的的声音带着哭腔:“夫人您得好好吃药才能活着,将军也才能回心转意啊……”

    “早回不去了……”她喃喃道,声音飘得很远。

    主厅的喧嚣直到半夜才消停。

    苏蕴回到房间,蜷缩着躺在冰冷的床上,拿着帕子堵住不断流的鼻血,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那个信誓旦旦地发誓会对她一人好的墨将军,今晚会明目张胆抱着另一个女子入眠。

    曾经的两情相悦,终究抵不过一个清雅公主。

    她苏蕴,不再是他的唯一了……

    翌日清晨。

    清雅公主随着管家来了梧桐苑,按着规矩来敬过门茶。

    苏蕴坐在床上擦着鼻血,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

    “不见。”她态度坚硬。

    就算病死在这梧桐苑,也决不见他的枕边新欢。

    清雅公主也是个倔强的主,苏蕴不见她,便直接跪在了梧桐苑的门口。

    管家两头为难,速速将情况汇报给了墨九洲。

    很快,墨九洲匆匆赶来,直接带人闯进了屋子。

    看到苏蕴还气定神闲地坐在床榻上,他怒气肆虐:“苏蕴,身为将军夫人,你就这点气度吗?”

    苏蕴没有接话,一旁的清雅已经善解人意地开了口:“夫君,清雅刚进府,想来是自己不懂规矩冲撞了姐姐,你就别生姐姐的气了……”

    说着,她还抬起纤细的小手贴心地顺了顺墨九洲的胸口,说不尽的温柔贴心。

    苏蕴自嘲地笑了笑,眼眸已经灰暗无光。

    自己这幅寡淡模样,怎么比得过新人让他赏心悦目呢?

    “是她自己跪的,没人逼她。”苏蕴冷声道。

    清雅一愣,随即红了眼眶。

    “是清雅错了,不该来打扰姐姐……”她说着,嗓音中带着一丝收敛后的委屈,随后离开了梧桐苑。

    苏蕴依旧没有正眼看她一下,而是侧仰着头,防止再流鼻血。

    可这一幕落在墨九洲眼中,却显得孤傲冷漠。

    墨九洲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前几日我还在圣上面前夸你识大体懂进退,如今清雅怀着孕,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

    苏蕴直直看着他:“我也怀过孕,不是吗?”

    墨九洲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瞬间僵了身子。

    标签:

    《莫悔当初盼来生》苏蕴墨九洲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