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不负前世爱她的兵哥哥》季田田杜少衡完结大结局

    某五星级酒店门前,季田田一手端着破碎的碗,一手撑着泥泞的地面,被人连踹了好几脚...

    《重生,不负前世爱她的兵哥哥》季田田杜少衡完结大结局

    《重生,不负前世爱她的兵哥哥》季田田杜少衡

    “就是,上一边讨饭去!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就随便进来?”

    某五星级酒店门前,季田田一手端着破碎的碗,一手撑着泥泞的地面,被人连踹了好几脚。

    她的眼眶发黑凹陷,双颊布满烧伤的痕迹,双腿从根部开始以极其扭曲的姿态耸拉在身体后面,浑身都是污垢,蓬头垢面。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

    “首长的车来了!让路让路!”

    说着,那人看着酒店前面的季田田,心中嫌她又脏又碍眼,怕污了重要的场面,于是便将她一脚踹倒在了路边上,来回轰撵她。

    季田田身子一斜,手里那只破了口的瓷碗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那人见状,立刻朝她破口大骂。

    季田田怕的浑身发抖,也顾不得自己的碗了,赶紧快爬几步,摸索着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和几个同样讨饭的乞丐,一起窝在街对面的角落里。

    没过多久,便有几辆军用车缓缓停在了五星级酒店的的正门口,街对面。

    一个女乞丐盯着酒店门口横拉着的彩带,还有那辆军用车,强咽了口口水,满脸欣羡的说道:

    “诶,你们知道这车里的大人物是谁么?我听说,要来的人是杜首长和他的夫人季萱萱,你们瞧瞧那军车,诶,还有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女人!那身衣服得多少钱呢…真好看…啧啧,这首长夫人的打扮就是不一样,就连咱们面前这家五星级酒店,都是首长夫人名下新开业的呢。”

    “是这样啊?那,看来首长夫人和杜首长这次会亲自过来,是打算参加剪彩仪式的吧…诶,对了,你是怎么了解这么多的?”

    “哼,我可是一直都有坐在那家小吃部门口偷看军事节目,当然知道的多了!”

    一群脏兮兮的乞丐围坐在街角,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季田田从他们嘴里听到杜首长这三个字以后,立刻神情慌乱的朝四周问道:

    “你,你们说的杜首长是杜少衡吗?是不是杜少衡?”

    季田田到处摸索,语气急切,然而,并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过一会儿,五星级酒店的门口,一身军装礼服的杜少衡挽着季萱萱站在五星级酒店的门前,俩人手里一起握着一把剪刀,在主持人倒数了三二一以后,一起剪彩。

    季田田虽然看不见,但隐约间也能听到自己身边那些乞丐的吸气声。

    就在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干瘪的眼眶,神情落寞的准备离开时,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杜少衡,希望他能为新开张的酒店说几句话。

    杜少衡握着话筒,欣然接过,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了出来,季田田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当即泪流满面。

    少衡…

    真的是少衡…

    季田田低头捂住自己的脸,拖着身体竭力的朝街的另一端爬行着,不想让杜少衡发现自己的存在。

    但爬着爬着,季田田忽然又顿住了身形。

    她是在怕什么?

    杜少衡怎么可能会认得出现在的她?

    想到这儿,季田田低头,紧紧捂着自己已经被烧毁的右脸,就在这一刹那,有一辆疾驰的车忽然拐出胡同,朝季田田的方向狠狠冲了过来!

    尖锐的刹车声吸引了杜少衡的注意力,杜少衡站在酒店门口,回过头问道:“怎么回事?”

    “哥,好像是对面发生车祸了。”杜司夏穿着一身西装站在杜少衡身侧也在朝马路中间张望着,杜少衡盯着倒在血泊里的褴褛身影,朝杜司夏扬了扬下巴:“司夏,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诶,好”杜司夏快步跑过去,轻撩起季田田的墨发,虽然季田田如今模样狼狈,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并抬头朝杜少衡失声喊道:

    “哥!是田田嫂子!”

    听到杜司夏的喊声,杜少衡神色一惊,想也不想便快步跑过去,一旁的季萱萱因为听到了杜司夏喊得那声‘田田嫂子’而气的面色扭曲。

    季田田!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会在这儿?

    杜少衡径自走到季田田面前,伸手撩开季田田的头发,在看到季田田如今的模样后,声音颤抖:

    “田田,田田?我是少衡…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是谁做的?你别怕,我,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说着,杜少衡抱着季田田就想上车离开这里,季田田强忍着喉中不断上涌的腥甜,伸手拽住了杜少衡的衣袖:“别,别去了…”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浑身越来越冰冷,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杜少衡蹲在路边,紧紧握着她那双冰凉的手,将其贴在自己的脸上:

    “田田,你听我说,你要坚持住…其实,当年我和季萱萱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关系…你信我,那天晚上我在你家喝了几口酒以后就昏过去了,和她什么事情都没做过!这些话,早在十几年前我就想解释给你听,可我找不到你…田田,这些年,我心里面只有你一个人,从来都没变心过。”

    杜少衡和季萱萱没发生关系?

    那,那当年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季萱萱预先设计好的假象?

    季田田伸手攥住杜少衡的手,嘴里不断涌出黑血,想和杜少衡说一声对不起,却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最终还是缓缓垂下头,死在了他的怀里。

    ………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季田田躺在季家屋内的旧炕上,天花板贴满了报纸,炕头摆着一只老式的挂钟。

    眼前的墙上贴着一张压痕崭新的报纸,上面的日期显示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号。

    季田田猛的睁开眼,撑着炕头坐起身,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立柜镜子里面,那身穿一袭藕荷色棉布连衣裙的,年轻的自己。

    “怎么会…”季田田掀开被子下了炕,走到镜子前伸手轻抚上自己完好无损的脸,神情激动。

    她的眼睛,竟然可以看见了。

    而且,对面镜子里的自己,是她十八岁时候的脸。

    这个时候的她,肌肤光滑,白||皙,细腻,杏眸大眼,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年轻的活力与神采,是她这辈子最美的时候!

    可她不是应该已经出车祸死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二章

    第二章 一切的开始

    就在季田田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外屋客厅里忽然传来的一阵说笑声吸引了季田田的注意力。

    她悄悄走过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先是看到了正坐在客厅里和自己父母还有季萱萱一起吃饭的杜少衡,然后又侧头再次确定了一下墙壁上的报纸日期,脸上满满都是震惊!

    这是十多年前的季家,她真的回来了?!

    季田田伸手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倒吸一口气,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是季家的老大,和季萱萱相差两岁,和比自己大三岁的杜少衡是青梅竹马。

    从初一那年开始,她和杜少衡的关系就越发的亲密,一直到初二那年才开始正式交往。

    初二下学期,她因为季家的经济不好的原因,被迫辍学,将学习机会让给了季萱萱。

    可就算是这样,杜少衡也没嫌弃她学历低,反而一颗心一直都在她身上,去年她十七岁那年,杜少衡还带着她去和杜家的长辈以及季家的长辈们坦明了两个人正在交往的恋爱关系。

    十多年前的今天,是杜少衡从军校毕业以后,升为上校的日子,也是自己的生日。

    当时,她和杜少衡原是想在今天告诉父母,她和少衡已经决定要在近期结婚的事儿。

    但谁知道…吃饭的途中,她竟然越吃越困,最后只能先回屋休息,等再度醒来的时候,就亲眼看到了季萱萱在房间的热炕上,只穿个小短裤和杜少衡躺在同一个被窝里面的这一幕。

    一想到这儿,季田田的耳畔就忽然回响起了自己临死前,从杜少衡口中所听到的那番话。

    脸上神情阴鸷。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筷子落桌的声音,季田田稍一抬眸,只见季萱萱正扶着脚步踉跄的杜少衡往里屋的房间里走。

    而与此同时,客厅内的季上游和赵霞也都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俩人一起蹑手蹑脚的穿上外套出了门,装作不在场的样子。

    整个过程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响。

    季田田想起上辈子的经历,眸子微眯,随手握住一旁的棍子,赤着脚跟在季萱萱身后走了过去。

    季萱萱扛着意识不清的杜少衡走进自己房间以后,并没有关门,而是直接把杜少衡放在炕上,开始脱衣服。

    季田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手紧紧攥住了掌心里的棍子,恨的眼睛都红了。

    当年,她性子单纯好骗,一醒来就看见了杜少衡和季萱萱俩人睡在一起的这一幕,还以为是杜少衡在暗中和季萱萱有一腿,气得当场就和杜少衡闹分手,不管杜少衡事后怎么找自己,怎么求自己,都不肯和他见上一面。

    如今,一切的真相,竟然是这样?

    她错了,她真的是大错特错,为什么当年她没有多相信一下杜少衡。

    而此时此刻,季萱萱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后正站着一个人,她就这么杵在杜少衡的炕边,伸手轻抚杜少衡精致俊逸的面庞,一点一点的解下了自己的衣服,眼中充满迷恋:

    “少衡…你终于是我的了…这一幕我等的太久太久了…”

    若不是因为杜少衡此时此刻中药昏迷,根本就不会对她有任何反应…季萱萱真想直接一错到底,让自己和杜少衡发生真的关系,育有他的宝宝。

    如此一来,杜少衡就算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早晚有一天也会对她心动。

    到时候,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索取他的宠爱,而不用像现在这样,为了把他从季田田那个贱人身边夺走,被迫使用诬陷这种办法,就只是为了把自己和他绑在一起。

    想到这儿,季萱萱站起身,扭着腰脱下裙子。

    季田田站在季萱萱身后,脸上冷若冰霜的看着季萱萱,在她脱得全身上下,只剩了一条小裤裤的时候,立刻挥起棍子对准她的后脑勺,猛然一敲!

    季萱萱疼的惊呼一声,连反应都还来不及,就直接被敲昏在了地上。

    季田田握着手里边的棍子,长出了一口气,将季萱萱拖起来,让她就这么呈大字型躺在炕上。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了沙沙沙的脚步声!

    她面色一变,赶忙拽起杜少衡,吃力的将他塞进柜子里,然后自己也俯身藏了进去。

    不能让杜少衡和自己被发现,否则一切都该前功尽弃了。

    季田田和杜少衡坐在窄小的柜子里,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屋外,、季上游和赵霞的声音从外屋的客厅里面传了过来:

    “来来来,邵姐,杜大哥,还有司夏,你们都别客气,快点进来,今儿不是我家田田的生日嘛,我想正好你们家少衡也刚刚回来,咱两家十多年来都面对面的住着,好久没这么热闹了,我前几天在村那边抓了不少河|蟹,今天咱们一起蒸着吃。”

    一边说着,赵霞一边走进了厨房去点火。

    “蒸河||蟹?蒸河|蟹好啊!”杜少衡的母亲邵月说着,转头看了一眼沙发上自家儿子的外套,随手拿起来扔在一旁,有些奇怪的朝季上游问道:

    “诶?话说回来,阿霞妹子,我家少衡人呢?”

    季上游摇摇头,装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朝邵月随口说道:

    “刚刚我俩去对面找你们和司夏的时候,他还在这儿的,不知道这小子又去哪儿了,说不定是和田田出去了吧。”

    闻言,邵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直都躲在季萱萱屋内的季田田在听到这一席话后,眼睛立刻红了。

    上辈子,季上游和赵霞就是这样以‘给杜少衡和自己庆祝’为理由,故意带着杜少衡的父母以及杜少衡的弟弟杜杜夏来家里做客,然后顺理成章的给季萱萱和杜少衡捉‘奸’。

    事发以后,当时他们表面上看着是在责备季萱萱,把这事情闹大,而实际上却就是为了创造机会,逼得杜少衡不得不娶了季萱萱,对季萱萱负责。

    而当时自己一直都陷在被杜少衡背叛的怒气里,自怨自艾,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第三章

    第三章 他们早就想要丢掉她了

    直到他们在季萱萱和杜少衡大婚不久后,抛下她一个人,举家搬到了城里,她这才开始明白,原来季上游和赵霞过去对她所表现出来的宠爱,其实全都是装的。

    一切,都是有目的。

    他们从很早以前,就巴不得把她丢掉了。

    都是因为错信了他们,所以她上一世才会在季萱萱的蓄意陷害下,落的毁容,瞎眼,断腿的凄惨下场,最后只能流浪街头,乞讨为生。

    这一世,她一定要扭转乾坤,再不能重蹈覆辙了。

    想到这儿,季田田就忍不住攥起拳,刚转移视线望向身旁的杜少衡,结果却对上了杜少衡迷茫困惑的眼神:

    “我怎么会在这儿,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好困…”

    因为是在季田田的家里,所以杜少衡吃饭的时候并未设防,此时此刻思绪还有些混沌。

    季田田凝眸看着他那俊逸的面庞,并未回答,就只是忽然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改变了…

    有些事,终究还是被她所改变了。

    这一次,她会好好珍惜他,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将上辈子的遗憾,全部补回来。

    “田田?”杜少衡伸手拍了拍怀中人儿的肩膀,觉得自己的头还疼得厉害。

    季田田回过神,轻轻松开手,见杜少衡推着柜门想出去,立刻伸手一把拉住他:“诶!别!你,你现在出去…就糟了…”

    闻言,杜少衡有片刻的不解,刚好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赵霞的敲门声:

    “萱萱啊,萱萱?萱萱你在里面吗?诶呦,我找你姐姐怎么都找不到,你少衡哥之前不是也在这儿来着吗?他们俩跑哪儿去了?你看见没有啊?萱萱?萱萱你在不在屋子里面啊?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赵霞拍门的动静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急切。

    杜少衡一愣,在脑中联想了一下自己昏迷前后所发生的事情,推门朝柜子外面看了一眼,在瞥到炕上昏迷不醒的季萱萱以后,立刻会意了当下的状况,压低声音朝季田田问道:

    “这儿是季萱萱房间?现在我们是躲在季萱萱的柜子里?你带我躲进来的?”

    季田田看着杜少衡,轻轻点头,平日里,杜少衡那双目光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子此时此刻已经微微眯起,眼底划过一丝骇人的冷意。

    他先是莫名昏迷,后又是和衣衫不整的季萱萱一起出现在同一个房间,若不是季田田及时把他拖进柜子里藏起来,之后赵霞过来敲门以后会发生什么,那可就精彩了。

    “我们要不要趁机从窗户跳出去?”季田田指了指外面的窗户,换了个姿势半蹲在柜子里,准备推门。

    谁知,杜少衡却在听到门外一阵细微的动静后,忽然伸手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别说话,紧接着又将她换了个姿势抱紧怀里,拉严身侧的柜门。

    因为立柜的空间不算大,所以季田田现在是背对着杜少衡,坐在他的大腿上。

    如果不挺腰,身子就会把立柜门给顶开。

    可杜少衡的腿实在是太瘦了,硌的季田田不舒服,她双手抵住他的膝盖,忍不住稍微扭|动挣扎了一下,杜少衡蹙眉,有一丝隐忍划过眼畔,下一秒,抬手朝她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并环着她的小腹低声斥道:

    “人要进来了,别乱动!”

    闻言,季田田立刻涨红了面颊,她害怕自己的脸会从虚掩的柜门缝隙里露出来,不得不将头向后靠在杜少衡的肩膀上,隐约间,还能感受到杜少衡沉稳的呼吸正源源不断的划过她的耳畔。

    吹的她痒痒的。

    就在这个时候,赵霞已经带着身后的杜国强等人,把季萱萱的屋门给打开了。

    杜司夏是第一个走进来的。

    他双手插兜,站在季萱萱的屋门口,一抬眼就看见了季萱萱赤果着身体呈现大字型躺在炕上的这一幕,立马挑眉吹了一声口哨:

    “哟…睡的还真香,这姿势,奔放啊!阿姨,你赶紧给你家萱萱盖上点,小心着凉了。”

    杜国强看着季萱萱的那副样子,老脸一热,抬腿朝还在哪儿欣赏春||光的杜司夏狠狠踹了一脚,拽着这臭小子和季上游一起挪开视线。

    邵月看着季萱萱躺在炕上的那副姿态,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转头朝一旁又羞又怒的赵霞说道:

    “阿霞啊,你们家萱萱都十五岁了,眼瞅着要成年了,这睡觉习惯是不是不太好啊?以后有外人要来的时候,让她好歹也穿上条裙子再睡吧…别什么都不穿啊…你家这窗户这么低,万一被谁看见啥不好的可咋整…”

    闻言,赵霞臊的连耳根子都红了,急忙走过去伸手用被遮盖住季萱萱的身子,将她弄醒:

    “萱萱!萱萱!”

    “嗯?”季萱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用一脸茫然的眼神看着赵霞:

    “妈…这,这是咋了…”

    “你,你问我咋了,我还想问你咋了呢!”

    赵霞看着季萱萱,想开口质问季萱萱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气的胳膊直发抖,心里边直骂季萱萱是个废物!

    她特地给季萱萱留了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让季萱萱和杜少衡染上关系,从而把把季田田一脚踢开,让她代替季田田嫁进杜家!

    结果季萱萱倒好,自己一个人躺在炕上呼呼大睡,把什么事儿都给忘了!

    季萱萱伸手揉着眼睛,往旁边摸了摸,还以为杜少衡就在自己身边,在发现杜少衡根本就不在以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妈!?少衡哥呢!之前不是还在这儿的么…他去哪儿了?”

    “少衡?”邵月听到季萱萱的问话以后,有些狐疑的看着季萱萱:“萱萱,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少衡之前在你房间里吗?”

    “对啊”季萱萱昏过去之前的记忆就是看见杜少衡躺在自己的炕上,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直接开口回道:“刚才少衡哥就在我炕上来着!”

    闻言,邵月吃了一惊,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这整个夏阳村里面,谁不知道季田田和她家少衡眼瞅着就要到谈结婚的节骨眼了?

    现在季萱萱却忽然说了一句杜少衡刚刚在她的炕上?

    大家都是成年人,这话的意思,怎么可能会不懂?

    标签:

    《重生,不负前世爱她的兵哥哥》季田田杜少衡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