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荒求小说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by米可好看吗

    《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米可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乔思涵楚天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楚天刚好从外面回来。乔思涵急忙下楼,她在楼梯口就闻到了浓烈的酒味。“怎么喝这么多?孩子都睡了,你别上楼了,别把他们熏醒了。”楚天没吱声,他把包扔到沙发上,解开衬衫

    书荒求小说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by米可好看吗

    楚天刚好从外面回来。

    乔思涵急忙下楼,她在楼梯口就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怎么喝这么多?孩子都睡了,你别上楼了,别把他们熏醒了。

    楚天没吱声,他把包扔到沙发上,解开衬衫上面的二颗扣子,皱紧眉头,明显的心情不悦。

    乔思涵刮了下耳朵,发现他的领带没有了,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有打领带。

    领带呢?丢哪了?

    乔思涵问,那条领带是她送他的生日礼物,花了她三个月的工资,很贵的。

    楚天还是不肯理她,一个人上了楼。

    还在生气,不就是昨天忘了他的生日,要气到什么时候?

    乔思涵也有点来火,她昨天就已经道歉了,他还想怎么样?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楚天正在洗澡,卫生间的门半开着。

    地上散落着衣服,丢的一地都是,乔思涵弯腰捡起脏衣服,她突然来了脾气,把衣服摔在地上!

    我不管你了,爱气不气!

    每回都这样,怎么说都不听,都是她收拾!她欠他的吗?

    乔思涵心里有火,躺到床上就睡,她今天上午去看守所提审三名犯罪嫌疑人,下午另一个案子又开庭赶去法院累都累死了。

    乔思涵今天真的累死了快,沾着床没五分钟就睡了。

    楚天就站在床边。

    他已经站了一会儿了。

    乔思涵警惕性比较高立刻睁开眼睛,看是他又趴回床上,重新闭上了眼睛,困的脑子一团混沌。

    我们离婚吧。

    楚天站在床边,头发散落遮在额前,是一个事业不顺家庭不和的抑郁中年。

    乔思涵嗯了一声,抓起床头的儿子的小猪公仔抱到怀里,片刻后她猛地睁开了眼睛,立刻坐了起来,有点发懵,什么?

    我们离婚吧。

    楚天又说了一遍,这回声音大了一点,很平静。

    乔思涵一动不动,她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半天她才问:为什么?

    她们,她们就是小吵了一架,她太忙了,忘了他的生日而已,他就气成这样了?要离婚?太小气了吧!

    楚天低着头,沉默了几秒钟说:米可回来了。

    米可是他的前女友,乔思涵没有见过米可,只是听他的朋友提过,然后控制不住好奇去关注了下,知道当初是他家里不同意两人才分手的。

    前女友,出轨?

    乔思涵扶着床腰弯了下来,她原本皮肤就白,现在更白的让病入膏肓了一样,额头上瞬间湿了一层全是汗意。

    乔思涵全身发虚,抹了把脸,半天才开口,提不起劲声音都是软的:你们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我没做错什么啊?

    从相亲到结婚7年了,乔思涵自认为对他,对楚家上下都做到了无微不至,公婆对她都很满意都很疼她,她们前天才履行过夫妻义务,他现在要跟她离婚?

    楚天低着头,一副冷若冰霜情缘已尽的模样:她回国一个月了,你没做错什么,当初我和你相亲结婚是我妈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

    楚天坐下来,抻直一条腿他很平淡地说:我妈喜欢你,跟你相亲的时候我跟米可刚分开,事实上只要是我妈看中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要紧。

    乔思涵听懂了,她从喉头挤出一丝荒唐的笑声。

    从相亲到结婚,从表白到未婚,他从来没喜欢过她?因为恰好她是温静华喜欢的儿媳妇所以他就默认了是吧?

    乔思涵扶着床站起来往外走,她要一个人静一静。

    乔思涵走到门口,她扶着门突然尖叫奔回去甩手给了他一巴掌,她使劲太大,整个掌心发麻,那一股麻一直麻到她心上,麻的她整个身体都像被掏空了一样!

    这个时候楚天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的手机就在床头柜上,乔思涵亲眼看到了联系人是‘可儿’。

    乔思涵抢先按下了免提——

    楚天,你的领带落在我这里了,你看是你来拿,还是我找时间送给你?

    乔思涵突然间泪流满面,她又笑,滑稽,她攒了三个月的工资给他买的领带,他打着领带让别的女人解开!

    楚天。

    乔思涵扶着床头柜,她连吞了几次口水,擦了一把眼泪:我明天答复你,明天,我要想一想,想一想。

    乔思涵往外走,脚下发虚,她甚至没有勇气去问他是不是真的跟米可上了床,真恶心,太脏了,他用碰过别人的身体碰她,太脏了!

    晚上,下了很大的雨,下了足足一晚上,乔思涵在窗台板上坐了一晚上。

    8岁那年,她亲妈贝雪在同学会上遇到了前男友,两个人干柴烈火,贝雪怀孕了唐年才知道。

    那个时候,贝雪不顾一切的逼着唐年离婚,那个嘴脸乔思涵永远不会忘记,唐年不肯离婚,贝雪的前男友直接来接她走。

    那时候乔思涵还不能辨是非,她追着车去追自己的妈妈,她被车子撞倒在路上,贝雪走的头也不回。

    乔思涵的手臂被撞断了,戴了6年的钢板,手臂上永远留下了一道疤痕,而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贝雪,见不到,也不想见。

    出轨的人,不论男女,都是罪人!

    乔思涵擦掉眼泪,抱住了自己理下了头。

    一早,乔思涵一夜没睡,头很重,脸煞白,她靠在墙壁上,墙很冷,她也很冷,冷,却冷静了下来。

    乔思涵回卧室去,楚天也刚刚起,正在卫生间里洗漱,乔思涵脸色憔悴,他却面色红润,显然睡的很好。

    乔思涵站在他身旁,看着镜子里的他,脸色随着血液在一点一点的冷掉,她开口:我同意离婚了,但是我要孩子的抚养权。

    知道了,孩子是你的命,我没那么狠,我原本也没有想要孩子,都给你。

    楚天双手扶着洗手台,似笑非笑的,表情很凉薄,乔思涵心头像被浇了一捧雪水,那一点的期待突然就变得可笑可慢,是啊,他跟米可将来会再生孩子,那个时候他一定会满心欢喜的做的一个称职的父亲。

    乔思涵想到楚简楚宁,突然就冷了心:那好,我们尽快把手续办了。

    楚天没有吃早餐,洗了脸就去上班了。

    一早,楚简和楚宁不肯好好吃饭,5岁的孩子淘的很,拿着包子追着打仗,乔思涵哄不过来,气得发了脾气!把两个孩子都吓着了。

    楚天是没有照顾孩子的概念的,乔思涵刚怀孕的那年他就因为业务拓展到国外长驻,乔思涵7月早产生孩子他都不在身旁。

    乔思涵送孩子们去上学匆匆忙忙的又去上班,今天她要去提审犯人,她在检察院上班,比较忙。

    结路上堵车上班女迟到了又挨了领导的几句批评,开车去看守所的路上,乔思涵突然就哭了,哭得像个傻子。

    孩子从上小班一直就是她接送的,楚天从来不管,找学校,报名面试,检查作者,教孩子功课,她失去的母爱她想让自己的孩子全部拥有,她每天连看一集电视剧的时间都没有。

    乔思涵在车里放声大哭,她图楚天什么?她供着他,当他的保姆,到头来还要被离婚,没有他,她明明能过的更好!

    中午,办公室里。

    楚天点了一份外卖还没有吃,秘书打电话进来:您太太来了。

    楚天沉默了3秒钟,开口:让她到办公室来。

    乔思涵推门进来,她穿的是工作服,女式的西装,她反手关上门,提了条椅子坐在了楚天的对面。

    什么事这么急?

    楚天合手问,乔思涵打开包,掏出离婚协议递过去,平静地说:我来跟你谈离婚的事,你看看协议。

    楚天拿起协议,乔思涵等他看完了,开口问:你下午有时间吗,我们去把证办了,我最近可能要出差怕没有时间,另外我们离婚的事先别跟爸妈说。

    你外面有人了?

    楚天放下协议,缓缓地开口。

    乔思涵心灰意冷,连和他辩驳的心思都没有,她又打开包,将结婚戒指放到桌子上:戒指还给你。

    戒指很昂贵,她一点都不喜欢,她的工作其实不适合戴这么高调的东西,但因为是结婚戒指她从来没说过一个字,她一直苦心的在为他的不爱找借口,到头来自己活成了个笑话。

    下午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们去把证办了。

    乔思涵和他商量,楚天转动无名上的戒指,然后也摘下了戒指,他拢了下眉抬眼:为什么这么急?

    乔思涵沉默,片刻后低声回他:想解脱,这婚姻已经成负累了。

    离婚协议是乔思涵昨晚就拟好的,找朋友修改了一下,她们其实没有什么财产分割,他的是他的,她的是他的,昨晚想的时候她才发觉,她们的生活除了孩子其实分割的很清楚,也许这结局,早就注定了。

    楚天捏着笔不做声,乔思涵心里发急,也不耐烦了,催促他:你快点签吧,我下午还有事呢,这协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一会分没要你的。

    楚天的脸色一下寒了,他拧开钢笔,利落地在协议上签了字,按下内线通知秘书:下午的所有会议都帮我取消,我下午有事要出去一趟。

    下午3:40.

    从民政局出来。

    太天毒辣,乔思涵有点晕,楚天跟在她身后出来。

    乔思涵抬头看了一眼天,回头对他说:我的东西要搬需要点时间,我会尽快搬完,离婚的事不要跟孩子们提,他们什么都不懂。

    楚天点头,他站在路边,身上带着生人勿近的疏离感,他偏头客套地问:送你回去?

    太天很毒,乔思涵皮肤原本就很白,现在更加白的有点瘆人,她叫的车已经来了,她头重脚轻拉了几次才拉开车门。

    坐到车上,乔思涵嗓子一下就哑了,哽的挤不出话,好像随时会崩溃大哭,她笑了一下,说:师傅,宝宁家园,麻烦了。

    车子开离,乔思涵这才偏头看车窗外,她嘴唇颤动几下,突然间泪流满面,她低下头抬手捂住脸。

    司机师傅从民政局接的人,立刻就明白了,安慰她:小姑娘,都会过去的,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

    乔思涵用力点头,朝司机师傅挤出一个笑,转头看向车窗外,抬手擦掉了眼泪。 

    标签:

    他弄丢了她的小丫头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