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by兔子耳朵蓝完整版全文试读

    叶茂勋童婳是小说《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中的角色,该部小说的作者兔子耳朵蓝的文笔清新流畅,让《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叶茂勋童婳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环环相扣,一起来看都市小说《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吧前世,童婳高中一毕业,就放弃了一切结了婚,结果对方却是渣得不能再渣的渣男,害惨了自己,更害惨了女儿。女儿死后,童婳拉着她的渣男老公,一起死在大火里。

    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by兔子耳朵蓝完整版全文试读

    你还好意思说,过来也不告诉我。傍晚我约了人,快结束了接到你们的电话,又赶回来。今天能见着我就算不错了,还嫌我晚。叶茂勋没好气的说,语罢还灌了口酒。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叶茂勋就来气,本来是准备开车去的,结果老妈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咋回事,把所有车都送去保养了,没办法,只能打车去了。结果司机熬了一夜一天没休息好,走错了路,兜兜转转,胃都快颠出来了,一个小时的车程硬生生跑了两个半小时。好不容易快敲定了,又接到他们的电话。当时那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我这不是想来个大惊喜么!

    呵呵,我谢谢你啊!

    听了叶茂勋的话,楚阳直打哈哈。

    曾少禹看着楚阳的模样,也是摇头直笑,看到叶茂勋穿的衣服,又想到叶茂勋一般就是一身休闲服,表示纳闷。

    你怎么穿西装,这身可真勾引人,怪不得把人小姑娘迷的五迷三道的!

    路过城东,顺便谈了笔生意,如果不是要赶回来,都能签约了,签约的时候你去啊,我可不去。

    说着敲了敲正在躺尸的楚阳,楚阳哼了一声,应下来。

    没得办法呀,坑了茂勋一把,再不顺着点,保不准哪天憋个坏,那可顶不住!

    从你家去城郊怎么会路过城东?

    正准备喝一口的叶茂勋兀的就停下了,手拿着杯子停在半空中,眼角上挑,直勾勾的看着曾少禹。

    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确定要知道?

    曾少禹吓了一跳,连忙跑到一边搂着别人唱歌,远离这是非之地。

    最终,都没有成功挖到叶茂勋的秘密,反而是其他兄弟几个喝的不少,看着几个大男人歪歪扭扭的躺在沙发上地上,互相抱着对方取暖,叶茂勋直接把他们扔在这里,自己起身回了家。

    这里的经理很懂事,不需要担心他们,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回家了要怎么向父母交代这身衣服和这一身的酒味。

    兄弟几个一起做公司,是瞒着家里人的。不是因为叛逆,也不只是为了挣钱,更多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想看看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叶茂勋,十二岁的时候做过一次,对这种事就更是上心,不是怕被发现,只是担心又失败了,就又得重头再来!

    兄弟几个从最初的四处碰壁,到现在八面逢源,没有多长时间,但期间的艰辛,没经过的人真的无法想象。

    十五岁的小伙子,人前人后点头哈腰陪笑,胡子都没长出来的男孩儿,穿着不合身的西装,在一群吃人的老虎身上谋皮,遇上风流成性的人,只能自认倒霉的提前去见见世面,被灌酒被辱骂,太正常不过了。

    时间长了,公司的名字慢慢打出来了,几人也越来越熟悉业务,才渐渐脱离窘境。

    几人的身份都隐藏的很好,家里也都不是缺钱的,当初只是当做一份很认真的娱乐工作,慢慢的版图拓展开了,由不得随便撒手不管,几人也找到个中乐趣。

    大家不是一个城市的,只是偶然认识,又志趣相投,才会一起。几年相处下来,感情很好,彼此约定,每年都找几个特殊的日子聚一聚。

    第二天,童婳在一个暖洋洋的地方滚来滚去。

    其实她已经醒了,可就是不想睁眼,太困了,头也晕乎的厉害,床多舒服,又暖又软,还有个一人大的抱枕。

    嗯?一人大的抱枕?

    什么时候买的?

    童婳迷迷糊糊的伸出手四下摸索,可是手下的触感倒像是真人!

    难道……

    酒后乱性了?

    不会吧!

    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童婳瞬间清醒了。

    一个激灵就坐起来,紧紧搂着被子,尖叫都没来得及,就看到可可那幽怨的小眼神,脸上仿佛写了几个字。

    我要-打-死你!

    童婳看到可可,松了怀里的被子,还在想她什么时候跑来的自己家,扭头四处看,却发现房间里的摆设和自己家的并不一样。扒扯掉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可可,衣服你帮我换的?

    不然呢,指望你个醉鬼?

    可可气鼓鼓的,昨天晚上十一点多了,死活拉不走童婳,非说十二点有事,可她说完就又睡了,一拖她走就又醒了,也不知道拗个什么劲儿。

    好不容易过了十二点,却被上来搭讪的男人拦住了路,自己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醉鬼,差点以为今晚就要交代在那了,幸好服务生赶来救场,才得以逃出来。

    夜深了,童婳又喝成这样,只能把她带回自己家,回家后又是洗澡又是换衣服,童婳居然全程都没醒,一大早还乱摸自己,害得自己以为会被一个女人非礼。

    可可急着补眠,拉着被子一头栽在枕头上,紧紧闭着眼睛,当童婳不存在。

    童婳坐在床上,记忆慢慢回笼。

    狐狸面具的男人亲了自己的手一下,却让自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将要挣脱出来。这奇怪的反应吓到了童婳,只想喝点东西压压惊,一时间没什么别的选择,就端起了自己的酒,却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小身板还没什么酒力。

    再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童婳抚上自己的脸颊,总觉得好像有些奇怪的触感,却又想不起来。

    但当下最重要的,是那个姓叶的男人。

    昨天本来是打算先在今夜玩,快到午夜的时候转场去迷夜,找一找那个姓叶的人。毕竟相比起迷夜,今夜的环境,安全多了。

    虽然记忆里几乎没有姓叶的那个人的信息,但自己就是莫名的好像能感觉到那姓叶的男人对自己的心意,他对自己,是真的实打实的真爱,不需要怀疑。

    而且总觉得,他的声音曾经出现过在自己身边。

    明明要找的人就在身边,却不知道是谁!

    这种感觉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痒痒的难受,更是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可此时的童婳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记忆里的时间就是昨天,对今生来说,那件事根本就没发生。

    想找都不知道怎么找了!

    标签:

    二世情深:犬系老公又奶又狼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