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章节《贵妃娇宴》(傅景明沈怀妆)

    所有人都以为陆沅会成为皇后,但没想到新皇却改立她的妹妹陆晚为中宫,凤冠吉服,八抬大轿,十里红妆,一路浩浩荡荡将陆氏庶女娶进皇宫。...

    全章节《贵妃娇宴》(傅景明沈怀妆)

    《贵妃娇宴》(傅景明沈怀妆)

    尽管安顺伯不同意,但顾相言早已决断。他说:「当初合作时你为振兴陆氏,朕为争夺帝位,至于立你哪个女儿根本无所谓,你始终都会是国丈。」

    其实陆沅早就知道,顾相言早就对有过一面之缘的陆晚一见倾心。

    陆晚气质温婉如兰,眉眼间总是含着一缕浅浅笑意。她眼眸清澈,浑然望不见一丝杂质,宛如一枝出尘的兰花,纯净美好。

    不像她陆沅,虽然长得魅惑众生,但眼里只有欲望和野心。

    顾相言最是了解她,又见惯她行事的阴狠毒辣,见过她杀人不眨眼的果断利落,于他而言,她是一条随时咬人吐着信子的毒蛇,只有无时无刻的警惕危险。

    而他之所以将陆沅推到众人前面,给予她无上的宠爱和荣耀,就是让她成为众矢之的,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明枪暗箭,永远伤不到他的心上人。

    前朝和后宫历来密切相连,他根基尚未稳固,需要有人替他盯着,陆沅就是最好的选择。她爱权力,他就给她权力,交易则是斩断所有对帝位的威胁。

    除了陆沅,没有人知道他痴恋陆晚,他将这份爱藏在心里,只等待破土的那一天。

    而陆沅也很好地扮演着宠妃的角色,她一向手段凌厉,又性子狠辣,众嫔妃敢怒不敢言,即便有心想要争夺宠爱,也斗不过陆沅。妃嫔们常有幽怨,又无处发泄,个个都抹着泪挤到凤仪宫去找皇后哭诉。

    这日,妃嫔们又来找陆晚,但她仍是柔柔一笑,劝慰大家放宽心态,陛下年轻气盛,过阵子定然会看到大家的好。还说:「姐姐她从前太苦,如今苦尽甘来才能和陛下长相厮守,我们应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这哪里能是皇后说出来的话,妃嫔们气绝而走,走在最前面的舒妃恨恨开口:「就她这样唯唯诺诺还当皇后?果然是身份卑贱的庶女!」

    怎料这话传到陆沅耳中,虽然说的是陆晚,殃及的却是陆家名声,她陆沅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当即她就跑到舒妃寝宫,抬手给了舒妃一耳光,用力捏住舒妃的下巴:「凭你也敢议论皇后?她当不当得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舒妃捂着脸,眼里噙满了不甘且憎恨的泪水,可她不敢不受着,到底位阶低一级,她只有听着的份。良久,才低低应了声:「贵妃娘娘教训的是,臣妾没有怨言。」

    陆沅眉眼扫过舒妃,墨色瞳孔深邃如渊,莫名看得人心慌。她松开手,又拢了拢头上珠钗,漫不经心地道:「你既知错就该去认错,省得外人到时候说我们后宫不懂礼数,你说对吗?」

    舒妃嘴唇都快咬出血来:「臣妾明白。」

    当舒妃肿着张脸来凤仪宫时,陆晚吓一大跳。舒妃郑重地对她跪拜道歉:「皇后娘娘恕罪,臣妾不该胡言乱语,以下犯上,臣妾现在知晓错了,还望皇后娘娘莫往心里去,饶恕臣妾一次。」

    陆晚根本没放心上,更遑论生气,她将舒妃搀扶起身,笑道:「舒妃言重了,本宫并不生气,本就是场误会,误会解开就好了。」

    舒妃接过侍女手中的木盒,打开竟是六七只鲜活乱跳的雪蛤。雪蛤滋补,名贵非常,就连御膳房都鲜少有活物,大都只有片好存储的雪蛤干。

    标签:

    《贵妃娇宴》(傅景明沈怀妆)相关小说

    为您推荐